卷第七十二: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十三【白话】

华严经全文网

卷第七十二: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十三【白话】


这时,善财童子进入甚深的菩萨自在妙音解脱法门,精进修行,继续前往参访开敷一切树华夜神。善财童子看见开敷一切树华夜神坐在各种宝香树的楼阁内,由各种美妙宝物造成的师子座上,身旁有百万个夜神围绕。

这时,善财童子顶礼开敷一切树华夜神的双足,向他合掌顶礼,并且说:“圣者啊!我在以前就已经发起无上正等正觉心,然而却还不知道菩萨如何修学菩萨行?如何证得一切智慧?只愿圣者您慈悲为我说明。”

夜神说:“善男子啊!我在这个娑婆世界,当日光隐没,莲华闭合,在山上、水中,或是城邑、郊野等地方游玩的人们,凡是准备回去住处的,我会暗中庇护,让他们找到正确的道路,到达他们的住处,宿夜安乐。

“善男子啊!如果有众生,在盛年凭借着身体的色相妙好,就傲慢放逸、纵情于五欲,我就为他们示现年老、生病、死亡种种相貌。让他们心生恐怖,舍离一切恶业。再为他们赞叹种种善根,使他们修习善根。

“我又为悭吝的众生赞叹布施波罗蜜的功德,为破戒的众生称扬净戒波罗蜜的功德,教导嗔恚的众生安住大慈心,让心怀恼害的众生修行忍辱波罗蜜,让懈怠的众生修行精进波罗蜜,让心意散乱的众生修习禅定,为住恶慧的众生学习般若智慧,使乐受小乘的众生安住大乘,让乐好执着三界欲乐的众生安住于菩萨的愿波罗蜜法之中。凡是福德智慧微薄低劣、被各种烦恼业力逼迫滞碍的众生,我都会让他们安住菩萨的力波罗蜜法之中。凡是心昏暗愚昧、没有智慧的众生,我就使他们安住在菩萨的智波罗蜜法之中。

“善男子啊!因为我已经成就菩萨出生广大喜光明解脱的法门。”

善财童子说:“伟大的圣者啊!你能为我描述这个解脱法门的境界吗?”

夜神回答:“善男子啊!凡是证入这个解脱法门的人,都能了知如来普遍摄受众生善巧方便的智慧。为什么说是普遍摄受呢?

“善男子啊!众生所受的各种欲乐,都是出于如来的威德力加持,顺应如来的教化,实行如来的教法,修学如来的行愿,得到如来的护佑力量,修习如来印证的道法,种下如来所行的善根,依止如来所说的妙法,受如来的智慧日光照耀,为如来自性清净业力所摄受。我是怎么知道的呢?善男子啊!因为当我证入这个出生广大喜光明解脱三昧时,毗卢遮那如来在过去所修习的菩萨行海,我无不明白看见。

“善男子啊!当世尊过去还是菩萨的时候,看见众生执着我、我所有的一切,住在无明暗室,进人种种邪见的稠林,被贪爱所缚,被忿怒所伤坏,被愚痴所扰乱,被悭贪嫉妒所缠缚,生死轮回不已,贫穷困苦,而不能得见一切诸佛菩萨。我看见之后,生起大悲心,利益众生,就是所谓的生起愿得一切妙宝资具摄受众生的心,愿众生都完全具足一切日常资生器物而不虞匮乏的心,远离一切执着的心,不贪染任何境界的心,对拥有的一切毫不悭吝地布施心,不企求任何果报的心,不羡慕任何荣华的心,对任何因缘都毫不迷惑的心。

“生起观察真实法性的心,生起救护众生的心,生起深入于一切法的漩流心,生起安住众生于平等大慈心,生起对一切众生行方便大悲之心,生起做大法盖普遍庇护众生,生起用大智金刚杵破除众生烦恼障碍山的心,生起增长众生喜乐的心,生起愿众生都究竟安乐的心,生起随顺众生所欲而雨下一切财宝的心,生起用平等方便成熟众生的心,生起让众生都能满足圣者法财的心,生起愿众生都能究竟得到佛陀十力智慧果位的心。

“我生起如此种种的心愿之后,获得菩萨的大力量,示现广大神通变化,遍满法界、虚空界。在一切众生前,普遍雨下各种资养生息的物品,随顺众生的欲乐,一一满足他们的意愿,使他们都心生欢喜,没有任何懊悔、吝啬。我毫不间断地用种种善巧方便普遍摄受、教化、成熟众生,让众生都能出离生死苦难,却不企求他们回报。只是调治众生的心宝,让他们都能生起等同诸佛的善根,增长一切智慧福德的大海。

“菩萨就这样念念成熟众生;念念庄严一切佛国刹土;念念都普遍趣入一切法界;念念完全遍满虚空界;念念普遍趣入一切过去、现在、未来三世;念念成就调伏众生智慧;念念恒常转动一切法轮;念念恒常以一切智慧之道利益众生;念念普遍在一切世界中种种众生面前,穷尽未来的时劫,示现诸佛成就正等正觉;念念在一切世界、一切时劫,修习菩萨行,不生起异想,像所谓的普遍进人所有广大世界海的世界种中,种种际畔诸世界、种种庄严诸世界、种种体性诸世界、种种形状诸世界、种种分布诸世界。

“或是污秽又兼清净的世界,或是清净又兼污秽的世界,或有一向杂秽的世界,或有一向清净的世界,或大,或小,或粗,或细,或端正,或侧向,或倾覆,或上仰,如是一切种种世界,我都念念修行各种菩萨行,证入菩萨果位,示现菩萨的神力,也示现过去、现在、未来三世,随顺与众生心念相应的因缘,普遍让他们了知亲见此种境界。

“善男子啊!毗卢遮那如来在过去世,如此修菩萨行的时候,看见众生不修功德,没有智慧,执着于我、我所有,被无明遮蔽障碍,没有正确的思惟,进入各种邪见之中;不了解因果,只是随顺烦恼业力流转,堕入生死险难的深坑,忍受着各种无量的苦痛。于是菩萨生起大悲心,具足修习一切波罗蜜行,称扬赞叹一切众生,使其善根坚固,让他们安住在佛法上,远离生死贫穷的苦难,勤奋修习福智助道的法门。为众生解说种种因果法门,宣说一切业报不会相互错反的因果律,或宣说修行之法,使证人圣人之处,或宣说众生所意欲了解的法,及宣说一切受生的国土,使他们不致断灭佛种,让他们都能守护诸佛的佛法,舍离种种恶业。

“又,为众生称赞趣入一切智的助道法门,让众生心生欢喜。让他们都能行法布施,普遍摄受。让众生发起一切智行,让众生修学诸位大菩萨的波罗蜜道,让众生增长成就一切智慧的各种善根海,让众生满足一切圣财,让众生都能够证人诸佛的自在法门,让众生都能摄取无量的方便,让众生都能亲见如来的威德,安住菩萨的智慧。”

善财童子问:“圣者啊!您发起无上正等正觉心已经有多久了?”夜神说:“善男子啊!这件事说起来真是令人难以相信、难以了知、难以证入、难以宣说,因为这个境界不是世人以及二乘能够了知的,除非是受诸佛神力所护持、善友所摄受,已聚集殊胜功德,欲乐清净,心念毫无下等恶劣,毫不杂染谄曲。并已证得普遍照耀智慧光明的心,发起饶益所有一切众生的心,一切烦恼及众魔都不能破坏的心,发起必定成就一切智智的心,不愿受一切生死乐的心。又,他能够勤求一切诸佛的妙乐,能够除灭所有众生的苦恼,能够修集诸佛的功德海,能够观察诸法的真实体性,能够具足所有清净的信解,能够超越一切生死相续的瀑流,能够证人一切如来智慧海,能够决定到达无上法城,能够勇猛证入如来的境界,能够立刻趣入诸佛地位,能够立即成就一切智力,能够获得究竟的诸佛十力。只有像这样的人,才能受持、证人、了知这个法门。为什么呢?因为这是如来智慧的境界,菩萨都无法了知,更何况是众生呢?现在我仰承诸佛威神力的加持,所以能调伏可以教化的众生,使他们都能立刻清净意念,修习善根,心意得大自在。所以随你所问,我都会为你宣说。”

这时,开敷一切树华夜神,想要重新说明这个义理,乃观察三世一切如来的境界而宣说以下的偈颂:

佛子汝所询问,甚深诸佛境界,

难思刹尘时劫,说之不可穷尽。

非是贪恚愚痴,骄慢迷惑所覆,

如是诸众生等,能了知佛妙法。

非是住于悭嫉,谄诳诸浊心意,

烦恼业障所覆,能了知佛境界。

非着蕴界处中,及妄计于有身,

见倒想倒之人,能了知佛所觉。

诸佛境界寂静,性清净离分别,

非着诸有之人,能了知此法性。

生于诸佛之家,为诸佛所守护,

住持佛法藏者,智眼证之境界。

亲近众善知识,爱乐白净佛法,

勤求诸佛大力,听闻此法欢喜。

心清净无分别,犹如广大虚空,

慧灯破除诸暗,是彼所证境界。

以广大慈悲意,普覆众生世间,

一切悉皆平等,是彼所证境界。

欢喜心无执着,一切悉皆能舍,

平等布施众生,是彼所证境界。

心净远离诸恶,究竟无所悔恨,

顺行诸佛教诲,是彼所证境界。

了知诸法自性,及以一切业种,

其心无有动乱,是彼所证境界。

勇猛心勤精进,安住心不退转,

勤修一切智慧,是彼所证境界。

其心寂静安住三昧,究竟清凉无有热恼,

已修一切智慧海因,此证悟者之所解脱。

善知一切真谛实相,深入无边法界之门,

普度群生靡有剩余,此慧灯者之解脱门。

了达众生真实体性,不着一切诸有大海,

如影普现心水之中,此正道者之解脱门。

从于一切三世诸佛,方便愿种因而出生,

尽诸劫刹精勤修行,此普贤者之解脱门。

普入一切法界之门,悉见十方诸佛刹海,

亦见其中时劫成坏,而心毕竟无所分别。

法界所有微尘之中,悉见如来端坐道树,

成就菩提教化群品,此无碍眼之解脱门。

汝于无量大劫海中,亲近供养诸善知识,

为利群生勤求正法,闻已忆念无有遗忘。

毗卢遮那广大境界,无量无边不可思议,

我承佛力为汝宣说,令汝深心转为清净。

“善男子啊!经过世界海微尘数时劫以前,有一个名叫普光明真金摩尼山的世界海,这个世界海又有普照法界智慧山寂静威德王如来出世。善男子啊!这位如来过去修习菩萨行的时候,他的世界海一片清净。其中,有世界微尘数之多的世界种。每一个世界种中,又有世界微尘数的世界。每一个世界,都有如来出兴世间。每一位如来,都宣说着世界海微尘数的修多罗法。每一修多罗法,都为佛国刹土微尘数的菩萨授记,示现种种神力,演说种种法门,度化无数的众生。

“善男子啊!这个普光明真金摩尼山世界海中,有名为普庄严幢的世界种。在这个世界种中,又有名为一切宝色普光明的世界。这个世界是以形状像天城的示现一切化佛影摩尼王为体,用现一切如来道场影像摩尼王为底,然后安住在一切宝华海上,清净、污秽相杂。这个世界有须弥山微尘数的四天下,其中,有一个座落中间的四天下,名为一切宝山幢。其四天下的每一天下深度高达十万由旬,每一个天下各有一万个大城。这个阎浮提中,有一个名为坚固妙宝庄严云灯的王都,这里有一万个大城围绕四周。阎浮提人的寿命长达万年时,其中,有一位名叫一切法音圆满盖的同王,他有五百位大臣、六万个采女、七百个王子,他的每个王子都非常端正勇健,威力无穷。这时,一切法音圆满盖王的威德泽被整个阎浮提,所以没有任何怨敌。

“后来这个世界在劫数将尽的时候,有五浊兴起,所有身处人道的众生寿命都变得非常短促,资财都慢慢匮乏减少。每个人的外形色身都非常鄙劣粗陋,痛苦多过快乐。他们又不修习十种善业,只是专作恶业,人与人之间又相互嗔忿诤斗、互相毁灭凌辱,离间他人,嫉妒别人的荣华美好,随任自己生起邪见,老是贪求非法的事物。因为如此,所以风雨不调,苗谷庄稼都歉收,园林草木也都枯萎。生活匮乏,疫病到处流行肆虐,人民没有什么可以依恃的,真是苦不堪言。

“于是无量无边百千万亿的人都来到王都大城旁,围绕四周。有的高声狂叫着,有的举手,有的合掌,有的用头叩地,有的用手捶胸,有的跪着大哭,有的跳跃哭号,蓬头垢面、衣裳破烂、皮肤干裂,脸上一点儿光彩也没有。

“他们一起向国王说:‘大王啊!大王!我们今天贫穷困苦、饥寒交迫,因为疾病缠身而衰弱不堪,被种种苦痛所逼迫,性命即将不保。无依无靠、无处求救,也投诉无门。我们因为看到大王仁慈智慧,所以前来归向大王,希望能在大王这里得到安乐、所爱、活命、摄受、宝藏。遇到大王,就像见到桥梁、道路、船筏、宝洲、财利、得以升天一般。’

“这时,一切法音圆满盖王听了这些话后,证得百万阿僧祇数的大悲法门,一心思惟,发起十种大悲言语。是哪十种呢?‘一,可怜的众生啊!堕人无底的生死大坑,我要如何才能拔济他们,让他们能够安住在一切智慧的境地呢?二,可怜的众生啊!被各种烦恼逼迫,我要如何救护他们,才能让他们安住在善业呢?三,可怜的众生啊!对生老病死恐怖不已,我要如何才能作为他们的归依,让他们的身心永远得到安稳?四,可怜的众生啊!常受世界各种恐惧逼迫煎熬,我要如何才能护佑、帮助他们,让他们都能安住在一切智道中?五,可怜的众生啊!没有智慧眼,常被身见e疑惑所覆蔽,我要如何才能善巧方便地让他们可以除去疑惑及偏见的无明障碍?六,可怜的众生啊!常被愚痴黑暗所迷惑,我要如何才能成为他们明亮的火炬,让他们都能照见智慧城呢?七,可怜的众生啊!常染着悭嫉治诳,我要如何才能为他们明白开示,让他们都能证得清净的法身?八,可怜的众生啊!长久以来始终漂流没溺在生死大海,我要如何才能普遍运度他们,让他们都能登上菩提的彼岸?九,可怜的众生啊!根性刚强,难以调伏,我要如何才能调御他们,让他们都能具足诸佛神力?十,可怜的众生啊!就好像盲人看不见道路,我要如何才能引导他们,让他们都证入智慧门?’

“他说完这些话语后,就击鼓下令:‘我今天要普遍布施。凡是你们所要的东西,我都能满足你们。’于是立刻命令阎浮提内大小城邦以及所有的聚落,打开所有的仓库,把所有的东西放在各个街道上。包括所谓的金银、琉璃、摩尼等珍宝,衣服、饮食、华香、璎珞、宫殿、屋宅、床榻、卧具。他又建起大光明摩尼宝幢,凡是被这光明照触到身上的,都能得到安稳。他又布施众生治病用的医药,并用种种宝器盛满各种错杂的珍宝:金刚宝器中盛满种种香,宝香器中盛满种种服饰衣服、辇舆车乘、幢幡缯盖,如是一切的资生物品,全部都拿出来布施。

“他也布施所有的村落、城邑、山泽、森林、妻子、眷属,以及王位,还有身体内外所有的一切,连头、目、耳、鼻、唇、舌、牙、齿、手、足、皮、肉、心、肾、肺等也都能完全施舍。在这个坚固妙宝庄严云灯城的东面有一个摩尼山光明城门。在这城门外,有一块布施的地方,这地方清净平坦而广大,没有坑洞、荆棘、沙砾,因为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妙宝构成。到处都是众宝妙华,燃熏种种妙香,并燃种种宝灯,一切香云充满虚空,无量的宝树都次第排列。无量的华网、无量的香网,也周弥覆盖四方。无量百千亿那由他的种种乐器也恒常发出美妙乐音,所有的一切,都是用妙宝庄严,都是由于菩萨的净业果报所显现的。

“布施大会中,放置的师子宝座是以十种珍宝为地,以十种珍宝为栏楣,十种宝树围绕四周。金刚宝轮装在下面,由各种宝物做成的龙神之像捧持着,以种种宝物庄严。还有幢幡间列,种种宝网也覆在上面。无量的宝香常常飘出香云,种种诸天宝衣到处分布,千种乐器常时演奏出美妙的音乐。宝座上空又张施各种宝盖,放出无量的宝焰光明,如阎浮檀金,炽然清净。又有宝网张悬虚空,还有各种璎珞、摩尼宝带垂列四周,种种的宝铃不时传出妙好的乐音,劝发众生修行善业。

“这时,一切法音圆满盖王坐在师子座上,身形妙好,面貌端正。以光明妙宝作为他的王冠,宛如金刚那罗延身不可破坏,身体的每一处肢节都非常圆满。本性如普贤般良善,在王者种姓中出生,对财施、法施都得自在,辩才无碍,智慧明达。以仁政治国,没有任何众生违反王命。

“这时,阎浮提中无量无数百千万亿那由他的众生,包括种种不同国土、族类、相貌、衣服、言辞、欲乐的众生,都来到会中观察这位大王。一致说道:‘这位大王的智慧广大,福报如须弥山高深,功德如明月清净,安住菩萨大愿,且能施行广大的布施。’这时,大王看见前来乞求的众生,生起悲悯心、欢喜心、尊重心、亲近善友心、广大心、相续心、精进心、不退心、舍施心及周遍心。

“善男子啊!当一切法音圆满盖王看见这些前来乞求的人,心中欢喜不已。这须臾的快乐,即使是忉利天王、夜摩天王、兜率陀天王,穷尽百千亿那由他时劫所受的快乐也比不上。又,善化天王在无数时劫所受的快乐、自在天王在无量时劫所受的快乐、大梵天王在无边时劫所受的梵乐、光音天王在难思量时劫中所受的天乐、遍净天王在无尽时劫中所受的天乐、净居天王在不可说时劫安住寂静的喜乐,全都不及一切法音圆满盖王的快乐。

“善男子啊!譬如有人,仁慈、孝悌、友爱,遭逢世间灾难,父母、妻子、兄弟、姊妹,全都散失了,忽然在旷野道路间相遇,互相恭敬奉侍,抚面对话,盛情款款而无厌足。一切法音圆满盖王看见前来求助的人,心中生起的欢喜也像这样。

“善男子啊!大王这时因为善知识,而更加知解佛菩提,诸根成就,信心清净,欢喜圆满。为什么呢?一切法音圆满盖王能够勤修种种行持,勤求一切智,祈愿利益众生,获得无量的菩提妙乐。舍离所有不善的心,乐于积集善根,时常祈愿救护众生,常乐观察萨婆若道。常乐于修行一切智法,祈愿满足众生所求。证人诸佛的功德大海,破除所有魔业惑障大山,随顺所有如来的教行,行持智慧,毫无障碍。并且能够深入一切智慧之流,一切法流常现在其前,所发的大愿无尽,他可说是安住大人法的大丈夫。已经积集一切普门善藏,远离各种执着,不染着任何世间的境界,了知诸法体性犹如虚空。

“他对待前来乞求的人都如自己的独子一般,或视他们为父母、福田,认为这个因缘真是难得。又能使他获得恩泽利益,又能坚固他的菩提心。他把这些乞讨者都当作老师、当作佛陀,丝毫不会拣择他们的来处,也不拣择他们的族类,更不论身形外貌。所以,凡是前来的人,不管他们要什么,他都能以大慈心,平等无碍地普施一切,让他们全都满足。若有人求取饮食,就施给饮食;若有人求取衣服,就施给衣服;若有人求取香花,就施给香花;若有人求取鬉盖,就施给鬉盖;若有人求取幢幡、璎珞、宫殿、园苑、象马、车乘、床座、被褥、金银、摩尼,各种珍贵宝物,一切仓库之物,以及诸眷属、城邑、聚落,一切法音圆满盖王无不让众生如愿以偿。

“他普施众生的大施会中,有一位长者的女儿名叫宝光明童女,和六十位端正美丽妙好的童女。她们的皮肤是金色的,头发是绀青色的,身上流出上妙的香气,口中出演梵音。有上妙的宝衣以为庄严,心中常怀惭愧、正念而不散乱,威仪具足。恭敬师长,恒常忆念甚深妙行,凡是听闻过的法门,都能忆持不忘,宿世的善根常流润心中。清净广大,如虚空平等地安住众生。常见诸佛,求取一切智。

“这时,宝光明女在离大王不远的地方,合掌顶礼,心中这样想:‘我真是获得大善利益啊!我真是获得大善利益啊!我今天能看见这位大善知识,他真是难得的大师,善知识呀,他又具足慈悲,能毫无遗漏地摄受众生。’宝光明女的心意正直,心中欢喜不已,取下身上的璎珞供养大王。她发起誓愿:‘今天大王能够作为无量无边无明众生的归依,愿我未来也能如此,如同大王所了知的法,所载的船乘,所修的正道,具足的色相,拥有的财产,摄受的众会,无边、无尽、凡人难以超胜、难以破坏,愿我未来也能如此。不管大王未来投生那里,愿我也能跟随前往受生。’

“这时,一切法音圆满盖王知道宝光明童女发起的心意,就告诉她说:‘童女!随你的欲求,都如你所愿,我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愿施舍,普遍满足众生。’

“这时,宝光明童女信心清净,心生欢喜。随即以偈颂称扬大王:

往昔此城邑中,大王未出之时,

一切皆不可乐,犹如饿鬼住处。

众生相互杀害,窃盗放纵淫佚,

两舌不实之语,无义粗恶言词。

贪爱他人财物,嗔恚胸怀毒心,

邪见不善众行,命终堕于恶道。

以是诸等众生,愚痴所盖覆蔽,

住于颠倒邪见,天旱不降泽霖。

以无时下雨故,百谷悉不生长,

草木悉皆枯藁,泉流亦已干竭。

大王未兴世时,津池悉皆枯涸,

园苑众多骸骨,望之宛如旷野。

大王升大宝位,广济诸群生等,

油云广被八方,普雨悉皆充洽。

大王慈临庶品,普断一切暴虐,

刑狱皆得止措,茕独悉为安稳。

往昔诸般众生,各各相互残害,

饮血而啖彼肉,今悉生起慈心。

往昔诸般众生,贫穷乏少衣服,

以草自遮蔽身,饥羸宛如饿鬼。

大王既兴于世,粳米自然出生,

树中长出妙衣,男女悉皆严饰。

昔曰竞争微利,非法相互陵夺,

今时并皆丰足,如游帝释园苑。

昔时人作恶事,非分心生贪染,

他妻以及童女,种种相互侵逼。

今日他人妇女,端正妙庄严饰,

而心无所染着,犹如知足天人。

昔日诸般众生,妄言不语真实,

非法无有利益,谄曲妄取人意。

今日群生之类,悉离一切恶言,

其心既已柔软,发语亦皆调顺。

昔曰诸般众生,种种施行邪法,

合掌恭敬礼拜,牛羊犬豚畜类。

今闻大王正法,悟解除众邪见,

了知苦乐果报,悉从因缘而起。

大王演出妙音,闻者悉皆欣乐,

梵释妙音声等,一切无有能及。

大王众宝天盖,迥处虚空之中,

擎以琉璃为干,覆以摩尼宝网。

金铃自然演出,如来和雅悦音,

宣扬微妙正法,除灭众生疑惑。

次复广为演说,十方诸佛刹土,

一切诸时劫中,如来并及眷属。

又复次第宣说,过去十方佛刹,

及彼国土之中,一切诸佛如来。

又出微妙声音,普遍阎浮界中,

广说人天等众,种种业力差别。

众生听闻之后,自知诸业之藏,

远离恶勤修行,回向诸佛菩提。

王父为净光明,王母为莲华光,

五浊出现之时,处位治理天下。

时有广大园林,园有五首水池,

一一千树围绕,各种妙华弥覆。

于其池岸之上,建立千柱大堂,

栏楯等为庄严,一切无不备具。

末世恶法生起,积年而不降雨,

池流悉为干竭,草树今皆枯藁。

王生七日之前,先现灵瑞妙相,

见者成皆心念,救世者今当出。

尔时于其中夜,大地六种震动,

有一宝华水池,光明犹如日现。

五百诸池之内,功德水皆充满,

枯树悉生枝桠,华叶皆为荣茂。

池水既已盈满,流演一切处所,

普及阎浮大地,靡不皆得沾洽。

药草以及诸树,百谷及苗稼等,

枝叶众华果实,一切皆得繁盛。

沟坑以及堆阜,种种高下处所,

如是一切大地,莫不皆为平坦。

荆棘及沙砾等,所有诸般杂秽,

皆于一念之中,变成众宝玉石。

众生见是之后,欢喜而心赞叹,

威言逮得善利,如渴能饮美水。

时彼光明大王,眷属无量大众,

佥然具备法驾,游观诸园苑中。

五百诸池之内,有池名为庆喜,

池上有一法堂,父王于此安住。

先王语告夫人,我念七夜之前,

中宵大地震动,此中有光出现。

时彼华池之内,千叶莲华出生,

其光如千日照,上彻须弥山顶。

金刚以为苇茎,阎洋檀金为台,

众宝为其华叶,妙香作为须蕊。

王生彼华之上,端身结跏趺坐,

相好以为庄严,天神之所恭敬。

先王生大欢喜,入池亲自抚掬,

持以授于夫人,汝子应生欣庆。

宝藏皆涌而出,宝树生长妙衣,

天乐和奏美声,充满虚空之中。

一切所有众生,皆生广大欢喜,

合掌叹称稀有,善哉救护世者!

王时放身光明,普照遍于一切,

能令四天下中,暗尽众病除灭。

夜叉毗舍阇众,毒虫诸恶兽等,

所欲伤害人者,一切自为藏匿。

恶名失于善利,横事诸病所持,

如是众苦消灭,一切皆得欢喜。

凡是众生之类,相视犹如父母,

离恶生起慈心,专求一切智慧。

关闭诸恶道趣,开示人天大路,

宣扬萨婆若智,度脱一切群生。

我等见于大王,普获于善利益,

无归无导之人,一切皆悉安乐。

“宝光明童女以偈颂赞叹一切法音圆满盖王之后,绕了大王无数圈,合掌顶礼,曲躬恭敬,然后站在一旁。

“这时,大王告诉童女说:‘太好了!童女!你能深信了知他人功德,真是难能可贵。童女呀!众生多半不能深信了知别人的功德。童女!众生多半不知道报恩,没有智慧,心中污浊迷乱,本性无明。本来就没有志力,修行又间断退却,像这种人,是没法相信了知菩萨、如来所有功德的神通智慧。童女呀!你今天决定求趣菩提,能够了知菩萨如是的功德。你今生在这个阎浮提中,能够发勇猛心,普遍摄受众生,必将成就如是功德,你的努力不会白费。’大王赞叹童女之后,用无价的宝衣,亲手授与宝光明童女和她的眷属,告诉她们每个人:‘来,穿上这件衣服。’

“这时,诸位童女跪在地上,用双手承接捧着宝衣,放在头顶上,然后才拿起来穿。穿上之后,向右围绕大王,一切宝衣中现出所有的星宿光明。众人看见之后,都说:‘这些童女们,非常端正,就如同清净夜空中的星星一样庄严。’

“善男子啊!你知道这时的一切法音圆满盖王,哪里是别人呢?就是现在的毗卢遮那如来。光明王就是净饭王。莲华光夫人就是摩耶夫人。宝光明童女就是我。一切法音圆满盖王在当时以四摄法所摄受的众生,就是在这个会中所有的菩萨。因为这些菩萨那时都发起无上正等正觉心,所以能证得不退转境界,从初地乃至十地,具足种种的大愿,积集种种辅助道法,修行种种妙行。具备种种庄_,得种种神通,安住种种解脱,在这个众会中,安住种种妙法宫殿。”

这时,开敷一切树华主夜神为了善财童子,欲重新宣说这个解脱法门的义理而宣说偈颂如下:

我有广大眼目,普见于十方界,

一切刹海之中,于五趣轮回者。

亦见彼诸佛陀,菩提树下端坐,

神通遍及十方,说法广度众生。

我有清净妙耳,普闻一切音声,

亦闻佛陀说法,欢喜而心信受。

我有他心智慧,无二无所障碍,

能于一念之中,悉了众生心海。

我得宿命智慧,能知一切时劫,

自身以及他人,分别悉皆明了。

我于一念了知,刹海微尘时劫,

诸佛以及菩萨,五道众生之类。

忆知彼诸佛陀,始发大菩提愿,

及至勤修诸行,一一悉皆圆满。

亦知彼等诸佛,成就大菩提道,

以种种妙方便,为众转大法轮。

亦知彼等诸佛,所有一切乘海,

正法安住久近,众生度者多少。

我于无量时劫,修习此等法门,

我今为汝宣说,佛子汝应勤学。

“善男子啊!我只知道这个菩萨出生广大喜光明解脱的法门。而如果像诸位菩萨摩诃萨亲近供养诸佛,证人智慧大愿海,圆满诸佛的愿海,证得勇猛智,能在一位菩萨境地,普遍趣入一切菩萨地海,证得清净的誓愿;又,能在一菩萨行中,普遍趣人所有菩萨行海,证得自在力;又,能在一菩萨解脱门中,普遍趣入所有菩萨的解脱门海。诸如这般功德行,根本不是我能了知、宣说的!

“善男子啊!在这个道场有一位大愿精进力救护一切众生夜神,你可以前去参访,并请问他:‘菩萨如何教化众生,令其趣入无上正等正觉?如何庄严清净一切佛国刹土?如何承事诸佛?如何修行所有的佛法?’”

这时,善财童子向夜神顶礼双足,右绕无数周,殷勤瞻仰夜神的容貌,就辞行告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