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第六十五: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六【白话】

华严经全文网

卷第六十五: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六【白话】


这时,善财童子在善知识处生起极尊重之心,信解清净广大,不断忆念大乘法门,一心求取佛法智慧,誓愿亲见诸佛。观察种种法的境界,无障碍智常示现在前,决定了知诸法的真实际、常住际,一切三世诸刹那际、如虚空际、无二无别际、一切法门无分别际、一切义理无障碍际、一切劫无失坏际、一切如来无际之际。不分别一切佛心,破除众想之网。远离种种执着,他不执取诸佛的众会道场,也不执取诸佛的清净国土。他又了知众生都没有所谓的我,也了知所有的声音都如回响,也了知所有的色相都如幻影。

他慢慢地向南走去,到师子奋迅城时,四处求访慈行童女的下落。听说这个童女是师子幢王的女儿,她有五百个童女侍从,住在毗卢遮那藏殿中,坐在龙胜栴檀足金线网天衣座上演说妙法。善财童子听了之后,就前往王宫,请求拜见慈行童女。这时,正有无量的众生准备进人宫中。善财童子问他们:“你们现在要去哪里?”

他们回答:“我们要拜见慈行童女,听受妙法。”

善财童子就想:“宫中门禁既然没有任何限制障碍,我应该也可以进去才是。”

善财童子进入宫里之后,看见毗卢遮那藏殿以玻璃为地,琉璃为柱子,金刚为墙壁,以阎浮檀金为墙。窗牖闪烁着千百种光明,都以阿僧祇摩尼宝庄严成就。宝藏摩尼镜更庄严围绕四周,这些镜子都用世间最上等的摩尼宝装饰而成,有无数的宝网覆盖上面。更有上千百个金铃发出悦耳的微妙音声,还有多得不可思议的众宝庄严装饰。

他看见慈行童女的金色皮肤,绀紫色眼睛,绀青色头发,不断用清净的梵音演说佛法。

善财童子见了慈行童女后,顶礼她的双足,绕着她行走无数圈,合掌向前对她说:“伟大的圣者啊!我先前已经发起无上正等正觉之心,但是却不知道菩萨如何修学菩萨行?如何修习菩萨道?我听说您善能循循诱导、教诲众生,希望您能为我演说。”

这时,慈行童女告诉善财童子说:“善男子啊!你应该先观看我庄严的宫殿。”

善财顶礼之后,周遍观察,看见每一片墙壁、每一根梁柱、每一面镜中、每一形相、每一个形状、每一个摩尼宝中、每一个庄严器具里、每一个金铃中、每一棵宝树中、每一宝形象里、每一个宝璎珞中,无不示现法界所有的如来,从他们初发心,到修菩萨行,成就圆满大愿,具足功德,成就正觉转妙法轮,乃至于示现入一切涅槃,如此等等的影像,没有不示现的。就如同清净的水中能普遍映现虚空的日月星宿。如此等等,都是慈行童女过去世善根感召的结果。

这时,善财童子忆念他看见的诸佛影像。就合掌瞻仰慈行童女。

这时,童女告诉善财童子:“善男子啊!这是般若波罗蜜普遍庄严法门,是我在三十六恒河沙的诸佛那里证得的。那些如来各以不同的法门,使我趣入般若波罗蜜的普遍庄严法门,一位佛陀所演说过的,其余的诸佛就不再重复演说。”

善财童子又说:“伟大的圣者啊!什么是菩萨般若波罗蜜的普遍庄严法门呢?”

童女回答说:“善男子啊!我一证入这般若波罗蜜的庄严法门,就能随顺趣向、思惟观察、分别忆持。当时我一证得普门陀罗尼,百万阿僧祇的陀罗尼就完全示现在我面前,像所谓的佛刹陀罗尼门、佛陀罗尼门、法陀罗尼门、众生陀罗尼门、过去陀罗尼门、未来陀罗尼门、现在陀罗尼门、常住际陀罗尼门、福德陀罗尼门、福德助道器具的陀罗尼门、智慧陀罗尼门、智慧助道器具的陀罗尼门、诸大誓愿的陀罗尼门、分别各个誓愿的陀罗尼门、聚集种种大行的陀罗尼门、清净行的陀罗尼门、圆满行的陀罗尼门、业陀罗尼门、业不失坏陀罗尼门、业流注陀罗尼门、业所作陀罗尼门、舍离恶业的陀罗尼门、修习正业陀罗尼门、业自在陀罗尼门、善行陀罗尼门、持善行的陀罗尼门、三昧陀罗尼门、随顺三昧陀罗尼门、观察三昧陀罗尼门、三昧境界陀罗尼门、从三昧起陀罗尼门、神通陀罗尼门、心海陀罗尼门、种种心陀罗尼门、直心陀罗尼门、照心稠林陀罗尼门、调心清净陀罗尼门、知众所从生陀罗尼门、知众生烦恼行陀罗尼门、知烦恼习气陀罗尼门、知烦恼方便陀罗尼门、知众生解陀罗尼门、知众生行的陀罗尼门、众生行不同陀罗尼门、知众生性陀罗尼门、了知众生欲陀罗尼门、知众生想的陀罗尼门、普见十方的陀罗尼门、说法陀罗尼门、大悲陀罗尼门、大慈陀罗尼门、寂静陀罗尼门、言语道陀罗尼门、方便非方便陀罗尼门、随顺陀罗尼门、差别陀罗尼门、普入陀罗尼门、无碍际的陀罗尼门、普遍陀罗尼门、佛法陀罗尼门、菩萨法陀罗尼门、声闻法陀罗尼门,独觉法陀罗尼门、世间法陀罗尼门、世界成陀罗尼门、世界坏陀罗尼门、世界住陀罗尼门、清净世界的陀罗尼门、染垢世界的陀罗尼门、在染垢世界示现自净的陀罗尼门、在清净世界示现染垢的陀罗尼门、完全染垢世界陀罗尼门、纯净世界陀罗尼门、平坦世界的陀罗尼门、不平坦世界的陀罗尼门、倾覆世界陀罗尼门、因陀罗网世界陀罗尼门、世界转陀罗尼门、知依想住陀罗尼门、由微细人粗糙陀罗尼门、由粗糙趣入细微的陀罗尼门、见诸佛的陀罗尼门、分别佛身的陀罗尼门、诸佛光庄严的陀罗尼门、诸佛音声圆满的陀罗尼门、佛法轮陀罗尼门、成就诸佛法轮的陀罗尼门、差别佛法轮的陀罗尼门、无差别的佛法轮陀罗尼门、解释佛法轮的陀罗尼门、转动佛法轮的陀罗尼门、能作佛事陀罗尼门、分别佛众会的陀罗尼门、趣人诸佛聚会海的陀罗尼门、普照佛力的陀罗尼门、诸佛三昧的陀罗尼门、诸佛三昧自在力用的陀罗尼门、诸佛所住的陀罗尼门、诸佛所持陀罗尼门、诸佛变化陀罗尼门、诸佛了知众生心行的陀罗尼门、诸佛神通变化示现的陀罗尼门、诸佛安住兜率天宫乃至示现入涅槃的陀罗尼门、利益无量众生的陀罗尼门、入甚深法要的陀罗尼门、人微妙法要陀罗尼门、菩提心陀罗尼门、发起菩提心陀罗尼门、助道菩提心陀罗尼门、种种广大誓愿陀罗尼门、种种行持的陀罗尼门、神通陀罗尼门、出离陀罗尼门、总持清净的陀罗尼门、智轮清净的陀罗尼门、智慧清净的陀罗尼门、菩提无量的陀罗尼门、自心清净的陀罗尼门。

“善男子啊!我只知道这种般若波罗蜜的普庄严法门,如果是像诸位菩萨摩诃萨,他们广大同等虚空的心量,或他们如何趣入法界,成就圆满福德、安住出世法、远离世间行。智慧的眼目无所障碍,普遍观看法界。慧心广大犹如虚空,能完全光明示现一切境界,获得无碍地大光明宝藏,善于分别一切法的义理。即使是行世间行时,也不会污染世间法,还能助益世间,而不会被世间所破坏。又能普遍作世间的依止,普遍了知众生的种种心行,随着想应的因缘而为众生说法。在一切的时劫恒常得以自在,这种种的一切,我如何能够完全了知、演说得尽?

“善男子,在这南方,有一个名叫三眼的国家,那里有个名叫善见的比丘,你可以去拜见他,并请问他:‘菩萨要如何学菩萨行、修习菩萨道?’”这时,善财童子顶礼慈行童女的双足之后,绕着她走了无数圈,恋慕瞻仰,就告辞退下,前往南方。

这时,善财童子思惟菩萨所安住的甚深行持,思惟菩萨证得的甚深佛法,思惟菩萨甚深的趣入处所,思惟众生甚深的微细智慧,思惟世间甚深的依想住,思惟众生甚为深远的所作所行,思惟众生心所流注甚深,思惟众生如光影甚深,思惟众生甚深的名号,思惟众生甚深的言说,思惟甚深的庄严法界,思惟种植业行甚深不可思议,思惟业庄饰世间甚深不可思议。他就这样渐渐南行,到达三眼国,经过了城邑、聚落、村邻、市肆、河川平原、山谷,到处寻求善见比丘。

后来,善财童子看见善见比丘在树林中,来回地经行。他正值壮年,容貌俊美、端正,看见的人无不心生欢喜。他的头发呈现绀青色,毫不紊乱地向右旋转,头顶上还有肉髻。皮肤是金色的,颈上有三道横纹,额头宽广平正。眼目修长广大,如青色的莲华。口唇像频婆果一般红润,胸前有一个卍字。两手、两足、两肩及颈子都非常地平滑圆满。他的手臂修长。手指间都长着网缦,手足掌中,还有金刚轮。他的身体微妙得像净居天的天人,上下端正如尼拘陀树。他的各种相貌及随形好都完全圆满,犹如雪山王的种种庄严修饰。他的眼睛看东西时,不会转来转去,身后的圆光半径长达一尺。他的智慧广博,犹如大海。对于各种境界,不管是昏沉、掉举,有智慧或是没有智慧的,心都不为所动,完全止息一切的动转戏论。他已经证得诸佛的平等境界,因此能用大悲教化众生,心不曾暂时舍弃众生。他为了利益安乐众生,为了开示如来的法眼,为了实践如来所行之道,既不迟疑也不急躁,只是仔细地观察并徐步经行。

这时,有无量数的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喉罗伽、释、梵、护世天王、人与非人等前后围绕善见比丘。主管方所之神,随着方向回转,在前引导。足行诸神,持着宝莲华托着善见比丘的双足。无尽光神更舒放光明破除黑暗,阎浮幢林神也雨下众多杂色宝华。不动藏地神示现各种宝藏,普遍光明虚空神庄严虚空。成就德海神雨下摩尼宝,无垢藏须弥山神也以头顶礼敬,曲躬合掌。无碍力风神也雨下妙香华,春和主夜神更庄严自身,举体投地。常觉主昼神也以光明普照各方,摩尼宝幢神更安住虚空,放出广大光明。

这时,善财童子走向比丘,顶礼他的双足,曲躬合掌说:“伟大的圣者啊!我先前已经发起无上正等正觉心求菩萨行。我听说您善于开示菩萨道,希望您能为我演说:‘菩萨如何修菩萨行?如何修菩萨道?’”

善见比丘回答他:“善男子啊!我年纪很小,出家也没几年。我此生中,曾在三十九亿恒河沙数的诸位佛陀那里,清净地修习梵行。我曾在某些佛陀那里清净修持一日一夜的梵行,有时待在某些佛陀那里七日七夜修习梵行。有时待在某些佛陀那里半月、一月、一年、十年、百年、万年、亿年、那由他年,乃至于不可说不可说年;或者乃至一小劫、有的半大劫,有的一大劫、有的百大劫,乃至于不可说不可说的广大时劫,听闻妙法,受持修行他们的教法。庄严所有的誓愿,趣入他们所证处,清净地修习种种梵行,圆满俱足六种波罗蜜海。另外,我也看见诸佛成就佛道、演说佛法的各种差别,丝毫没有杂乱。我安住受持遗教,一直到佛法灭尽。我也了知诸佛本来兴起的誓愿,用三昧的愿力,庄严清净所有的诸佛国土,更以入一切行三昧的力量,清净地修习所有的菩萨行,并以普贤乘的出离力量,清净诸佛波罗蜜。

“善男子啊!每当我经行的时候,一念中常能示现一切十方,这是因为我的智慧已经清净。一切世界恒常在一念之间示现眼前,这是因为我已经经过不可说不可说的世界。不可说不可说的佛国刹土恒常在一念之间完全庄严清净,这是因为我已经成就广大的愿力。又,不可说不可说的众生差别行恒常在一念之间示现眼前,这是因为我能满足十力智。又,不可说不可说的诸佛清净身恒常在一念之间完全示现眼前,这是因为我已经成就普贤的行愿力。又,我能在二念之间,恭敬供养不可说不可说佛国刹土微尘数的如来,这是因为我成就柔软心供养如来愿力的缘故。又,我能在一念之间,领受不可说不可说如来的法门,证得阿僧衹的差别法门,这是因为我已能安住受持法轮陀罗尼力。又,不可说不可说菩萨行海恒常在一念之间完全示现眼前,这是因为我已证得能净一切行如因陀罗网的愿力。又,不可说不可说的各种三昧海恒常在一念之间示现眼前,我能从一种三昧门,而趣入所有的三昧门,这是因为我的愿力已经完全清净。又,不可说不可说的诸根海常常在一念之间示现眼前,使我能够了知所有的根际,这是因为我已经能够在一根中明见一切根愿力。又,有不可说不可说的佛国刹土微尘数的时劫恒常在一念之间示现在眼前,使我得以在一切的时劫转大法轮,甚至即使众生界穷尽,法轮转动依然无尽,这都是由于我无尽的大愿力。又,不可说不可说的一切三世海常常在一念之间示现眼前,因此我能够了知所有世界的三世分位,这都是由我的智慧光明的愿力所生起的啊。

“善男子啊!我只知道这种菩萨随顺灯的解脱法门。像菩萨摩诃萨如金刚灯一般,真正受生如来家中。具足成就不死命根,常燃起智慧灯,没有穷尽消灭。其身坚固,不可毁坏,示现各种如幻色相之身,如无量差别的缘起法,能随顺众生心而各各示现。他们的形貌色相无与伦比,毒刃火灾都不能加害,就如同没有人能够毁坏的金刚山,能够降伏诸魔外道。他们的身相巧妙美好,如同真金山,在天人中最为特殊。他的名称广大,没有人不知晓的。他们观看世间时,一切世间就如同在他们面前一般。他能演说甚深的法藏,如大海无尽。他又能放出广大的光明普照十方。凡是看见的众生,都能破除所有的障碍大山,拔除所有的不善根本,并且种下广大的善根。像这样的菩萨真是难得遇见、难得出世,而我又如何能够演说了知他们的种种功德呢?

“善男子啊!在这南方有一个叫名闻的国土,在河渚中有一个名叫自在主的童子,你去拜见他,并且请问他:‘菩萨应该如何学习菩萨行?如何修习菩萨道?’”

这时,善财童子为了想要究竟菩萨勇猛清净的行持,证得菩萨的大力光明,修行菩萨无胜无尽的功德行,圆满菩萨坚固的广大誓愿,成就菩萨的广大深心,受持菩萨的无量胜行,从不满足地求取菩萨法,誓愿进入一切菩萨功德,恒常摄受调御众生,超脱生死的稠林旷野,恒常乐于见闻善知识,并且承事供养,毫不厌倦懈怠。

于是善财童子就顶礼善见比丘的双足,绕了无数圈之后,殷勤瞻仰他的容貌,然后辞退离去。

这时,善财童子受持善见比丘的教法之后,忆念诵持,思惟修习,明了决定,悟入善见比丘的法门。

有天、龙、夜叉、乾闼婆众前后围绕着善财童子,前往名闻闰,四处寻找自在主童子。

这时,虚空中的天、龙、夜叉、乾闼婆等众生,告诉善财童子:“善男子啊!现在自在主童子在河渚上。”

善财童子即刻前往河渚,看见自在主童子身边围绕了十千名童子,正在玩聚沙成塔的游戏。善财看了以后,就顶礼自在主童子的双足,绕了无数圈,合掌恭敬,退下来站在一边,对自在主童子说:“伟大的圣者啊!我先前已经发起无上正等正觉之心了,但不知如何修学菩萨行?如何修习菩萨道?希望您能为我解说。”

自在主童子说:“善男子啊!我以前曾在文殊师利童子那儿修学书写、数学、算术、印刻等技术,所以能够悟入一切工巧的神通智慧法门。善男子啊!我因为这个法门,才得以了知世间书写、数学、算术、印刻等的技术,治疗风痫、消瘦、为鬼魅附着等一切疾病,我也能建造城邑、聚落、园林、台观、宫殿、屋宅种种的处所,并长于调练种种仙药。同时我也善于经营管理农业、商业买卖等各种行业,取舍进退都能各得其所。我又善于辨别了知众生的身相,作善作恶,哪一种人当生善趣,哪一种人当生恶趣。谁应该证得声闻乘,谁应该证得缘觉乘,谁应该进入一切智慧地,如此等等事我都完全了知。同时,我也让众生学习这种法门,增长决定,究竟清净。

“善男子啊!我也了知菩萨的算法,所谓一百洛叉为一个倶胝,倶胝个倶胝为一个阿庾多;阿庾多个阿庾多为一个那由他,那由他个那由他为一个频婆罗;频婆罗个频婆罗为一个矜羯罗,广说乃至优钵罗个优钵罗为一个波头摩;波头摩个波头摩为一个僧祇,僧祇个僧祇为一个趣;趣个趣为一个喻,喻个喻为一个无数;无数个无数为一个无数转,无数转个无数转为一个无量;无量个无量为一个无量转,无量转个无量转为一个无边;无边个无边为一个无边转,无边转个无边转为一个无等;无等个无等为一个无等转,无等转个无等转为一个不可数;不可数个不可数为一个不可数转,不可数转个不可数转为一个不可称;不可称个不可称为一个不可称转,不可称转个不可称转为一个不可思;不可思个不可思为一个不可思转,不可思转个不可思转为一个不可量;不可量个不可量为一个不可量转,不可量转个不可量转为一个不可说;不可说个不可说为一个不可说转,不可说转个不可说转为一个不可说不可说,不可说不可说个不可说不可说为一个不可说不可说转。

“善男子啊!我用这菩萨算法,能推算出无量由旬的广大沙堆内,有多少粒沙子。也能推算出东、西、南、北四方所有一切世界的种种差别次第安住。我也能推算出十方世界的广大狭小,及他们的名字,其中一切时劫的名称,所有佛陀的名号、所有的法名、众生名字、业力名称、菩萨的名号、r-切谛理的名称等,都无不了知。

“善男子啊!我只知道这个工艺巧妙的大神通智慧光明法门。如果是像菩萨摩诃萨能了知的一切众生数、一切法的品类数目、一切法门的差别数目、一切三世的数目、一切众生的名数、一切法的名数、一切如来的数目、一切诸佛名数、一切菩萨的数目、一切菩萨的名数,我如何能演说穷尽他的功德,示现他所行,显现他的境界,赞叹他的胜力,辩别他的乐欲:宣扬他的助道之法:彰显他的宏大誓愿,赞叹他的妙行,阐述他的各度波罗蜜,演说他的清净;发出他殊胜的智慧光明呢?

“善男子啊!在这南方,有一处名叫海住的大城,城中有位名叫具足的优婆夷,你去拜访她,并问她:‘如何修学菩萨行、修习菩萨道?’”

这时,善财童子听了这话以后,因为欢喜而全身毛发竖立,获得稀有的信乐宝心,成就广大的利益众生心,能明见诸佛出兴的次第,通达甚深的智慧清净法轮。在一切生趣都能随意现身,了知三世平等。出生无尽功德大海,放出大智慧自在光明,开启欲界、色界、无色界三界众生三有城中的一切关卡钥匙。善财顶礼自在主童子的双足之后,绕了无数圈,殷勤地瞻仰他的面容,然后辞退离去。

这时,善财童子观察思惟善知识的教诲,就好像大海承受大云雨,从来不会满足。于是他这么想:“善知识的教诲,就如同春天的太阳,能生长一切的善法根苗;善知识的教诲,如同满月,凡照耀的地方无不变得清凉;善知识的教诲,如同夏天的雪山,能消除一切野兽的热渴;善知识的教诲,如同照耀池塘的太阳,能开放一切善心的莲华;善知识的教诲,如同大宝洲,种种法宝充满在中心;善知识的教诲,如同阎浮树,能积集一切的福德智慧华果;善知识的教诲,如同大龙王,能在虚空中自在地游戏;善知识的教诲,如同须弥山善法的无量善法,三十三天都能止住其中;善知识的教诲,如同帝释天王,有无量众会围绕着,却无有能够遮蔽他光芒的,能降伏异道、修罗军众。”他如此想着,就继续慢慢地南行。到了海住城之后,四处寻找具足优婆夷。

这时,大家都告诉善财童子说:“善男子啊!优婆夷正在城中的住宅内。”

善财听了以后,即刻来到优婆夷的门口,合掌站立。这个宅第广博、众宝造成的矮墙周匝围绕着,四面都有宝庄严门。善财进入后,见到优婆夷坐在宝座上,她正值盛年,姿色姣好,仪态端正,使人心生欢喜。她穿着朴素的衣裳,长发垂放下来,身上没有装饰璎珞,但是她身相的威德光明,除了佛菩萨之外,没有人能比得上。她的宅第内,还铺设十亿张宝座,超出人间天上所有的一切,这都是菩萨业力成就的。

具足优婆夷的宅第中没有衣服、饮食以及其他资生的用品,只看见她的座前放了一个小器皿。优婆夷的身边还有一万个童女围绕,威仪长相如同天上的采女,身上装饰着种种绝妙的宝物、庄严器具。她们说话的声音美妙,让听到的众生没有不感到喜悦的。她们常在优婆夷左右亲近瞻仰,思惟观察,曲躬低头,顺应优婆夷的教诲。那些童女身上发出的绝妙香味,熏遍整个室内,只要众生一闻过这香味,都不会退失正道;也不会心生嗔怒毒害;也不会心生怨恨结仇,或狭小嫉妒;也不会谄媚欺骗;也不会奸险歪曲;也不会心生憎爱;也不会愤怒,或生下劣心,或高傲怠慢。只是生起平等心,发起大慈心,发起大利益心,安住律仪心,远离贪求心。所以,凡是听到她们声音的人,都欢喜雀跃。看到她们身形的人,都能远离贪爱染着。

这时,善财童子看见具足优婆夷后,顶礼其足,合掌站立。对优婆夷说:“伟大的圣者啊!我先前已经发起无上正等正觉,但是不知道行者应当如何修学菩萨行?如何修习菩萨道?我听说您善于诱导教诲,希望您能为我演说。”

优婆夷告诉他:“善男子啊!我证得的是菩萨无尽福德藏解脱法门。因此,我能在如此微小的器皿中,随着众生的种种欲望喜乐,生出种种美味饮食,使他们都能充实满足。假使有百位众生、千位众生、百千位众生、亿位众生、百亿位众生、千亿位众生、百千亿位那由他的众生,乃至不可说不可说数的众生、阎浮提微尘数众生、十方世界的一切众生,我都能随顺他的欲望喜乐,而使他们充实满足。即使他们不停地吃喝,器皿中的食物也不会减少。如同这些自然生出的上等饮食一般,种种床座、种种衣服、种种卧具、种种车乘、种种香华、种种宝鬉、种种香熏、种种涂香、种种烧香、种种末香、种种珍宝、种种璎珞、种种宝幢、种种宝幡、种种宝盖、种种上等巧妙资生之器具也都是如此,能随众生心中喜乐,都使他们充实满足。

“善男子啊!假使东方有某个世界的声闻、独觉吃了我的食物以后,就能证得声闻、辟支佛果,安住在最后身。如同那一个世界,如是百个世界、千个世界、百千个世界、亿个世界、百亿个世界、千亿个世界、百千亿个世界、百千亿个那由他的世界、阎浮提微尘数的世界、三千大千国土微尘数的世界,乃至不可说不可说佛国刹土微尘数的世界中,所有的声闻、独觉,吃了我的饮食之后,都能证得声闻、辟支佛果,安住在最后身。如此一般,东、西、南、北上下四方世界的众生,也是如此。

“善男子啊!东方的某一个世界,乃至不可说不可说佛国刹土微尘数的世界,所有的一生所系即将成佛的最后身菩萨,吃了我饮食以后,都能安坐菩提树下,降伏魔军,成就无上正等正觉。就如同东方这个世界,南、西、北上下四方世界的最后身菩萨,也都是如此。

“善男子啊!你看见我的十千童女眷属了吧?”

善财童子答说:“看见了。”

优婆夷说:“善男子啊!这是最好的十千童女,像这样的眷属还有百万阿僧祇之多。她们都与我同行同愿、同一善根、同修出离道。证得同样的清净信解、同样的清净心念、同样的清净生趣、同样的无量正觉、同样的诸根、同样的广大心、同样的所行境界、同样的义理、同样的明了法门、同样的明净色相、同样的无量力量、同样的最精进、同样的正教法音、同样的随类音声、同样的清净次第音声、同样的赞叹无量清净功德、同样的清净业、同样的清净果报、同样的大慈周遍救护众生、同样的大悲成就成熟众生、同样的清净身业随缘集起,使见者都感欣悦、同样的清净口业,随顺世俗言语宣布法化、一同前往诸佛会道场、一同前往各个佛国刹土供养诸佛、一同现前亲见一切法门、同样的安住菩萨的清净行地。

“善男子啊!这十千童女都能从这个小碟子里取得上妙的饮食,在一刹那之间遍布十方,供养一切最后身菩萨、声闻、独觉,乃至一切饿鬼趣,都能使他们充实满足。善男子啊!这十千童女用我这个器皿,就能在天中充满天上的食粮,若在人间则充满人的食粮。善男子啊!你稍待片刻,你就会亲眼看见。”

当优婆夷正说着,善财童子就看见了无量众生从四门涌入。他们都是因着优婆夷的本愿前来。他们来了以后,具足优婆夷就铺陈座位,请他们坐下,随他们所需要的来给予饮食,使他们充足饱满。优婆夷告诉善财童子说:“善男子啊!我只知道这无量福德藏解脱法门。如果是像各位菩萨摩诃萨的一切功德,如同大海深远无穷;如同虚空广大无际;如同如意珠宝能满足众生的愿望;如同大聚落,众生有所求时都可满足他们;如同须弥山能聚集众多的宝物;如同深地的宝藏能常常贮存法财;如同明灯能破除黑暗;如同高大的幢盖能普遍庇荫群生,而我如何能了知宣说,乃至穷尽他们的功德行呢?

“善男子啊!南方有个名叫大兴的城邑,城中有位名叫明智的居士,你前去参访他,请教他:‘行者如何修学菩萨行?如何修习菩萨道?’”

这时,善财童子顶礼具足优婆夷的双足,绕了无数圈之后,瞻仰而无满足,然后辞退离去。

这时,善财童子证得无尽庄严福德藏解脱光明法门后,思惟善知识的福德大海,观察她的福德虚空;趣向她的福德聚落,登上她的福德大山;摄受她的福德宝藏,进人她的福德深渊;悠游于她的福德大池,清净她的福德法轮;看见她的福德宝藏,进人她的福德大门;修行她的福德大道,修行她的福德妙种。

善财渐渐向南行,到了大兴城,周遍推求,寻找明智长者,心中渴望景仰善知识。他以善知识熏陶自己的心,对善知识志欲坚固,愿以各种方便求见所有的善知识,心不退转。愿承事供养所有的善知识,心中无有懈怠厌倦。因为他知道依止善知识,能够圆满众生善根;因为他知道依止善知识,能生出众多福德;因为他知道依止善知识,能不断地增长种种善行;因为他知道依止善知识,就能不必经由他人教诲而了悟,自然能承事一切善友。他这样思惟的时候,他的善根更加增长,深心更加清净,根性也不断增长。这些都助益他的德本,加强了他的誓愿、广大的悲心。接近一切智慧,具足普贤道。照明诸佛的正法,增长如来的十力光明。

这时,善财看见明智居士在城内通往四面八方衢道的七宝台上,坐在无数宝物庄严的座位上。他的座位绝妙美好,是以清净摩尼珠宝为座身,四个脚由金刚帝青所成。还有宝绳交叉环绕,五百个绝妙宝物装饰其间。还铺着天上宝衣,建起天幢幡。张开大宝网,施设大宝帐。又以阎浮檀金为盖,多人执持着毗琉璃宝做成的竿子。另外,又用清净庄严的鹅王羽翮做成宝扇。又有妙香熏遍众生,雨下许多天华。左右常演奏五百乐音,音声美妙,远超过于天乐。听到的众生,没有不感到喜悦的。身边还有十千色相端正庄严的眷属前后围绕,人人都乐于看见。他们以天上的庄严器具作为庄严饰品,于天人中,没有可与他们相比的。这些眷属,已经完全成就菩萨的志趣欲望,他们都曾在过去和明智居士修集同样的善根,现在更随侍站立两旁,承受明智居士的教命。

这时,善财顶礼明智居士的双足,绕无数圈,合掌站立,对明智居士说:“伟大的圣者啊!我为了利益众生,为了使一切众生出离各种苦难,为了使众生究竟安乐,为了使众生出离生死的大海,为了使众生安住法宝的洲渚,为了使众生枯竭爱欲的大河,为了使众生发起广大的慈悲,为使众生舍弃远离欲爱,为了使众生渴仰诸佛的智慧,为了使众生出离生死的旷野,为了使众生喜乐诸佛的功德,为了使众生出离三界的城邑,为了使众生进入一切智慧的城邑,而发起无上正等正觉心。却不知道行者应如何修学菩萨行、如何学习菩萨道?如何才能作为众生的依止?”

居士对他说:“太好了!太好了!善男子你竟然能发起无上正等正觉心。

“善男子啊!能发起无上正等正觉心的人,是非常难得的。凡是能发起这种愿心的人,必能求证菩萨行,必能永不满足地求访善知识,必能永不疲倦劳苦地亲近善知识,永远不懈怠地供养善知识,必能永不忧愁地奉侍善知识,必能永不退转地求觅善知识,必能始终不舍地爱念善知识,7jc远没有片刻休息地承事善知识,永远没有停止瞻仰善知识,实行善知识的教法未曾怠惰,从不误失地受命善知识的心意。

“善男子啊!你看到参加我这个聚会的大众了吗?”

善财回答说:“是的,我看见了,

居士说:“善男子啊!我已经使他们发起无上正等正觉心,生在如来家。增长白净的善法,安住无量的波罗蜜法。学习诸佛的十力,远离世间种性,安住如来种性。舍弃生死轮,转向正法轮。灭除三恶道的生趣,安住正法的生趣。不可思议如同诸位菩萨,能够救护众生。

“善男子啊!我已经证得随意出生福德藏的解脱法门。所以,不管众生有什么需要,我都满足他们。像是衣服、璎珞、象马、车乘、华香、幢盖、饮食、汤药、房舍、屋宅、床座、灯炬、奴婢、牛羊,以及侍卫使者,如此一切资生之物,乃至为他们演说真实妙法。善男子啊!你稍待片刻,自然就会自己亲眼见到了。”

居士说完话,就有无量的众生从各个方向,种种世界、种种国土、种种城邑前来聚会。他们的形状、类别,虽然各各不同,爱欲也不尽相同,却都因为菩萨以往的大愿力而前来集会,各自随自己的欲望请求居士。

这时,居士知道众生已普遍聚集,须庾之间,集中心念,仰望虚空,就从空中落下众生所求的一切,使前来求索的众生无不满足。然后,居士又为他们演说种种法门。例如:对于为求美食而充足的人,演说种种积集福德的行持,远离贫穷的行持,了知各种法门的行持,成就以法喜禅悦为食的行持,修习具足诸相好的行持,增长成就难以屈伏的行持,善能了达无上妙食行持,成就无尽大威德力、降伏魔怨行持。对于为了求得上好饮料的人,则为他们演说舍离生死爱欲贪着,获得佛法上味的方法。又为那些想要求得种种上味的人说法,使他们都能获得诸佛如来上味之相。又为那些求取车乘的人,宣说种种证得载摩诃衍乘的法门。又为得到衣服的人演说,使他们都能得到清净惭愧的衣服,乃至得到如来的清净绝妙之色,如此等等没有不周全的。而且完全与众生的心相应,为他们说法。众生听闻之后,又纷纷回去原来的处所。

这时,居士为善财童子示现菩萨不可思议解脱法境界之后,告诉他说:“善男子啊!我只知道这种随意出生福德藏解脱法门。如果是像诸位菩萨摩诃萨成就珍宝妙手,能普遍覆盖十方国土,以自在力普遍雨下种种资生的器具,例如,雨下种种的色宝、种种色的璎珞、种种色的宝冠、种种色的衣服、种种色的音乐、种种色的香华、种种色的涂香、种种色的末香、种种色的烧香、种种色的宝盖、种种色的幢幡等,都普遍充满众生的住处,乃至如来众会的道场。并且用这些东西成熟众生,或供养诸佛。而我怎能演说、了知他功德的自在神力呢?

“善男子啊!在这南方,有一座名叫师子宫的大城,那里有位法宝髻长者,可以去参访他,并请问他:‘如何学菩萨行、修菩萨道?’”

这时,善财童子欢喜踊跃,恭敬尊重,如同弟子对老师的礼仪,心中这样想“由于这位居士的护念,使我得以看见所有的智慧大道,不会断除爱念善知识,不毁坏尊重善知识,恒常能随着顺应善知识的教诲,决定深信善知识的语言,恒常发起深心,承事善知识。”善财如此思惟之后,顶礼明智居士的双足,绕了无数圈,殷勤地瞻仰,然后辞退离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