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第二十三:兜率宫中偈赞品第二十四【白话】

华严经全文网

卷第二十三:兜率宫中偈赞品第二十四【白话】


这时,由于佛陀威神力的加持,十方世界各有一位大菩萨,同一万佛刹微尘数的大众,从一万佛刹微尘数国土外的各个世界前来参拜佛陀。他们的名号是金刚幢菩萨、坚固幢菩萨、勇猛幢菩萨、光明幢菩萨、智幢菩萨、宝幢菩萨、精进幢菩萨、离垢幢菩萨、星宿幢菩萨、法幢菩萨。他们各别是从妙宝世界、妙乐世界、妙银世界、妙金世界、妙摩尼世界、妙金刚世界、妙波头摩世界、妙优钵罗世界、妙栴檀世界、妙香世界前来的。他们各自在自身世界中的佛陀所在,修行清净的梵行。这些佛陀就是无尽幢佛、风幢佛、解脱幢佛、威仪幢佛、明相幢佛、常幢佛、最胜幢佛、自在幢佛、梵幢佛、观察幢佛。

这些菩萨到了佛陀跟前,就五体投地顶礼佛陀的双足。因佛陀神力的加持,地上立即化现出无数的妙法藏师子宝座,宝座四周覆盖着宝网。众菩萨随着所前来的方向,在这些宝座上结跏趺端坐。他们的身体都放射出百千亿那由他阿僧祇的清净光明,这些无量光明都是从远离各种过恶的大愿力中生起,能够显示一切诸佛自在清净的大法。因为菩萨大众的平等愿力,能够普遍救护一切的众生,世间之人莫不乐见,见到的人都功不唐捐,能得到菩萨调伏教化。

这些菩萨众,都已经成就了无量的功德。这些功德就是遍游一切的诸佛国土没有任何障碍,见到没有任何依止的清净法身;用智慧的妙身,示现无量的色身,遍往十方世界承事供养诸佛;进人诸佛无量、无边、不可思议的自在大法,安住在无量的一切智慧之门,用智慧的光明善巧了知诸法;在诸法当中得证了无所畏惧的境界,随顺着所演说的佛法,穷尽未来际的时间,始终具足无尽的辩才;用智慧开启总持的法门,用清净的慧眼进入深奥的法界,智慧的境界没有任何的边际,究竟清净宛若虚空一般。

就像在这个世界当中的兜率天宫,所有的菩萨大众共同来集会一般;十方世界中的一切兜率天宫,也都有同样名号的菩萨参与集会,他们所来自的国土,以及国土中诸佛名号,也都与此处相同,没有任何的差别。

这时,佛陀世尊从两脚的膝轮上,散射百千亿那由他种的光明,普遍明照着十方穷尽法界、虚空界的一切世界。其他世界的菩萨众,都看见了这个世界佛陀神通变化的妙相;这个世界的菩萨众,也见到了其他世界一切诸佛如来神通变化的妙相。

其实这些菩萨,在过去都与毗卢遮那如来种下善根,不仅勤修菩萨的胜行,而且也都已悟入了诸佛自在甚深的解脱,得证了无差别的法界妙色身,进入一切的国土而没有染着。他们能前往承事供养无量的佛陀。他们在一念当中,能够自在无碍普遍周行所有法界。他们的心意完全清净,就宛如无价的珍宝一样名贵。无量无数的诸佛如来,时常加持护念他们,赐与力量,使他们达到究竟圆满的彼岸。他们常以清净的心念,安住在无上的正觉,念念都能进入一切智慧之处。他们能以神通变化,从小入大,从大入小,都完全自在无碍。

这些菩萨众,已经证得佛陀的妙色身,与佛陀共同安住。他们获证了一切智,而且从一切智当中出生妙身。他们也能自在随顺趣人一切如来周行的处所。并且阐扬无量的智慧法门,到达金刚幢大智慧的解脱彼岸,获证金刚大定,断除所有疑惑。他们已经得证诸佛的自在神通,因此能普遍在一切十方国土,教化调伏百千万亿的无数众生。他们虽毫不执着一切的数量知识,但却能善巧勤修学习,成就究竟的方便,而且安立一切的诸法。

这些成就了无量功德宝藏的诸菩萨,都来到佛陀跟前集会。因为佛陀的光明普照,因此他们也能看见十方世界一切诸佛所在,彼方也示现相同的菩萨众会。

这时,金刚幢菩萨承着佛陀威神力的加持,普遍观照十方世界,而宣说偈颂:

如来不出于世,亦无有谓涅槃,

以根本大愿力,示现大自在法。

是法难可思议,非心之所行处,

智慧到于彼岸,乃见诸佛境界。

色身非是佛陀,音声亦复皆然,

亦不离于色声,见佛大神通力。

少智不能了知,诸佛真实境界,

久修清净业行,于此乃能了知。

正觉无有来处,去亦无所从去,

清净微妙色身,以神力故显现。

无量世界之中,示现如来妙身,

广说微妙大法,其心无所染着。

智慧无有边际,了达一切诸法,

普入于法界中,示现自在威力。

众生以及诸法,了达皆无障碍,

普现各种色相,遍于一切刹土。

欲求一切智慧,速成无上正觉,

应以清净妙心,修习菩提妙行。

若有亲见如来,如是大威神力,

当于最胜至尊,供养心勿生疑。

这时,坚固幢菩萨承着佛陀威神力的加持,普遍观照十方世界,而宣说偈颂:

如来殊胜无比,其深不可言说,

出过言语之道,清净宛如虚空。

汝观人中师子,自在大神通力,

已远离于分别,而令分别见之。

导师为彼开演,甚深微妙大法,

以是因缘之故,现此无比妙身。

此是广大智慧,诸佛所行之处,

若有欲了知者,常应亲近佛陀。

意业恒常清净,供养诸佛如来,

终无疲厌之心,能趣入于佛道。

具足无尽功德,坚住大菩提心,

以是疑网皆除,观佛无有厌足。

能通达一切法,如是乃真佛子,

此人实能了知,诸佛大自在力。

广大智慧所说,志欲为诸法本,

应起殊胜希望,志求无上正觉。

若有尊敬佛陀,忆念报于佛恩,

彼人终不远离,一切诸佛住处。

何有智慧之人,于佛能得见闻,

而不修清净愿,履佛所行大道?

这时,勇猛菩萨承着佛陀威神力的加持,普遍观察十方世界,而宣说偈颂:

譬如光明清净眼,因日能睹众色相,

清净心念亦复然,佛力乃能见如来。

如以勇猛精进力,能尽法海穷源底,

广大智力亦如是,得见无量佛如来。

譬如良善美沃田,所种必定得滋长,

如是清净之心地,乃能出生诸佛法。

如人能获大宝藏,永远离于贫穷苦,

菩萨如是得佛法,离垢心净得清净。

譬如阿伽陀仙药,乃能消除一切毒,

佛法亦复为如是,能灭一切烦恼患。

究竟真实善知识,为佛如来所称赞,

以彼广大威神故,得闻一切诸佛法。

假设能于无数劫,财宝布施于佛陀,

不知佛陀真实相,此亦不名真布施。

无量所有众色相,微妙庄严于佛身,

非于色相当中求,而能亲见于佛陀。

诸佛如来等正觉,寂然恒住常不动,

而能普遍示现身,周遍满于十方界。

譬如法界虚空界,本然不生亦不灭,

诸佛妙法亦如是,毕竟现前无生灭。

这时,光明幢菩萨承着佛陀威神力的加持,普遍观察十方世界,而宣说偈颂:

人间以及天上,一切诸世界中,

普见于佛如来,清净微妙色身。

譬如一心之力,能生种种心念,

如是一佛之身,普现一切诸佛。

菩提无二妙法,亦复无有诸相,

而于二法之中,现相大庄严身。

了法体性空寂,如幻因而生起,

所行无有穷尽,导师如是示现。

三世一切诸佛,法身悉皆清净,

随其之所应化,普现微妙色身。

如来从不念言:“我作如是之身。”

自然而为示现,未尝起于分别。

法界本无差别,亦无有所依止,

而于世间当中,示现无量色身。

佛身为非变化,亦复非非变化,

于无变化法中,示有变化身形。

正觉不可测量,法界等同虚空,

深广无有涯底,言语道悉断绝。

如来善巧通达,一切处所行道,

法界一切国土,所住皆无障碍。

这时,智幢菩萨承着佛陀威神力的加持,普遍观照十方世界,而宣说偈颂:

若人心能信受,一切智慧无碍,

修习大菩提行,其心不可限量。

一切国土之中,普现无量妙身,

而身不在其处,亦不住于法中。

一一诸佛如来,神力示现妙身,

不可思议时劫,算数莫能尽计。

三世一切众生,悉可了知其数,

如来之所示现,其数不可得数。

或时示现一二,乃至无量色身,

普现十方佛刹,其实无有二种。

譬如清净满月,普现一切水中,

影像虽现无量,本月未曾有二。

如是无碍智慧,成就正等正觉,

普现一切刹土,佛体亦无有二。

非一亦非为二,亦复非无量数,

随其所应教化,示现无量色身。

佛身本非过去,亦复非为未来,

一念示现出生,成道以及涅槃。

如幻所作众色,无生亦无有起,

佛身亦复如是,示现本无有生。

这时,宝幢菩萨承着佛陀威神力的加持,普遍观照十方世界,而宣说偈颂:

佛身无有限量,能示有量之身,

随其所应睹见,导师如是示现。

佛身本无处所,能充满一切处,

如空亦无边际,如是难可思议。

非心所行之处,心不于中现起,

诸佛境界之中,毕竟本无生灭。

如翳眼所睹见,非内亦非于外,

世间见诸佛陀,应知亦复如是。

饶益众生之故,如来出现世间,

众生见有出兴,而实无兴世间。

不可以佛国土,昼夜而见佛陀,

岁月一刹那中,当知皆悉如是。

众生如是宣说:“某日佛陀成道。”

如来证得菩提,实不系于日时。

如来离于分别,非世超越诸数,

三世人天导师,出现皆复如是。

譬如清净日轮,不与昏夜相合,

而说某曰某夜,诸佛法亦如是。

三世一切时劫,不与如来合一,

而说三世诸佛,导师法亦如是。

这时,精进幢菩萨承着佛陀威神力的加持,普遍观照十方世界,而宣说偈颂:

一切诸佛导师,身同义亦复然,

普于十方佛刹,随应种种示现。

汝观牟尼至尊,所作甚为奇特,

充满遍于法界,一切皆悉无余。

佛身不在于内,亦复不在于外,

神力故而显现,导师法复如是。

随诸众生之类,先世所集诸业,

如是种种身相,示现各有不同。

诸佛身亦如是,无量不可计数,

唯除大觉至尊,无有能思议者。

如以我为难思,心业莫能执取,

佛陀难思亦尔,非心业所示现。

如刹不可思议,而见清净庄严,

佛陀难思亦尔,妙相无不示现。

譬如一切诸法,众因缘故生起,

见佛亦复皆然,必假众善业成。

譬如随意宝珠,能满足众生心,

诸佛法亦如是,悉满一切众愿。

无量国土之中,导师出兴于世,

随其愿力之故,普应满于十方。

这时,离垢幢菩萨承着佛陀威神力的加持,普遍观照十方世界,而宣说偈颂:

如来广大智慧光,普遍清净诸世间,

世间既已清净毕,开示一切诸佛法。

假设有人欲亲见,众生数等诸佛陀,

靡不相应于其心,而实无有去来处。

若以诸佛为境界,专念一志而不息,

此人必定得见佛,诸佛其数与心等。

成就洁白清净法,具足一切诸功德,

彼于法中一切智,专念于心不暂舍。

诸佛导师为众生,如其相应演说法,

随于一切可化处,普现最殊胜妙身。

佛身以及诸世间,一切实相皆无我,

悟此成就等正觉,复为众生而宣说。

一切人中大师子,无量自在大威力,

示现与念相等身,其身各示现不同。

世间如是一切身,诸佛妙身亦复然,

了知诸身其自性,是则说名为佛陀。

诸佛如来普知见,明了所有一切法,

佛法以及大菩提,二俱本然不可得。

诸佛导师无来去,亦复性空无所住,

远离一切诸颠倒,是则名为等正觉。

这时,星宿幢菩萨承着佛陀威神力的加持,普遍观照十方世界,而宣说偈颂:

如来本无所住,普往一切刹土,

一切土皆往诣,一切处咸亲见。

佛随众生之心,普现一切色身,

成道转大法轮,及以示般涅槃。

诸佛不可思议,谁能思议佛陀?

谁能见等正觉?谁能示现最胜?

一切于尔皆如,诸佛境界亦然,

乃至无有一法,如中而有生灭。

众生妄加分别,是佛或是世界;

了达法性之人,无佛亦无世界。

如来普现在前,令众心生信喜,

佛体本不可得,彼亦复无所见。

若有能于世间,远离一切执着,

无碍心生欢喜,于法而得开悟。

神力之所示现,即此说名为佛,

三世一切时中,求悉本无所有。

若能如是知见,心意以及诸法,

一切悉能知见,疾得成就如来。

言语之中显示,一切诸佛自在,

正觉超于语言,假以语言宣说。

这时,法幢菩萨承着佛陀威神力的加持,普遍观照十方世界,而宣说偈颂:

宁可永恒具受,一切世间苦恼,

终不远离如来,而不睹自在力。

若有诸般众生,未发大菩提心,

一得闻佛名称,决定得成菩提。

若有智慧之人,一念而发道心,

必成无上至尊,慎莫心生疑惑。

如来自在威力,无量时劫难遇,

若生一念信心,速登无上佛道。

设于念念之中,供养无量诸佛,

未了知真实法,不能名为供养。

若闻如是妙法,诸佛从此出生,

虽经无量苦恼,不舍菩提胜行。

一闻广大智慧,诸佛所趣入法,

普于法界之中,圆成三世导师。

虽尽于未来际,遍游诸佛刹土,

不能求此妙法,终不成就菩提。

众生无始以来,生死恒久流转,

不了真实佛法,诸佛故而兴世。

诸法不可败坏,亦无能败坏者,

自在广大光明,普示于诸世间。

这时,金刚幢菩萨承着佛陀威神力的加持,进入菩萨的智光三昧。进人这个智慧光明三昧之后,十方世界各超过十万佛刹微尘数的世界之外,各有十万佛微尘数的诸佛,他们的名号都叫作金刚幢如来,他们一齐示现在金刚幢菩萨身前,共同称赞金刚幢菩萨说:“善哉!善哉!善男子啊!只有你才能证人这个菩萨智光三昧。善男子啊!这是十方各有十万佛刹微尘数的诸佛神通威力所共有加持于你才有的境界,也是毗卢遮那如来往昔的大愿力与威神力,以及由于你自己清净的智慧,再加上菩萨众增胜善根,所以你才能证人这个三昧,演说大法。

“为了使所有的菩萨众得证清净与无畏,为了具足无碍辩才,为了证入无碍的智慧境地,为了安住在一切智的广大心境,为了成就无尽善根,为了满足没有障碍的清净白法,为了证入普门法界,为了示现一切诸佛神力,为了由前际而来的忆念智慧相续不断,为了得到一切佛陀护持诸根不坏,为了用无量门径广说众法,为了听闻之后能完全了解佛法受持不忘,为了摄受菩萨众的所有善根,为了成功地圆满出世之辅助道法,为了不断除一切智智,为了开发广大愿力,为了解释真实义理,为了了知法界实相,为了使菩萨众欢喜,为了修习一切诸佛的平等善根,为了护持一切如来的种性。为了以上种种的原因,你要演说的就是菩萨的十种回向法门。

“佛子啊!你应当承受佛陀威神力的加持,以演说这个大法啊!这都是为了得到诸佛陀护念,为了安住在佛家,为了增益出世功德,为了得证陀罗尼光明,为了进入无碍佛法,为了使大光明普照所有法界,为了聚集无过失的清净法,为了安住在广大智慧的境界,为了得证无障碍的智慧光明。”

这时,诸佛即刻持金刚幢菩萨无量的智慧,加持毫不留滞障碍的辩才,加持分别文句义理的善巧方便,加持无障碍的智慧光明,加持如来的平等法身,加持能够示现无量种种差别的清净音声,加持菩萨不可思议的善巧观察三昧,加持不可毁坏的一切善根回向智慧,加持观察一切法成就的巧妙方便,加持在一切处所宣说一切法无间断的辩才。为何金刚幢菩萨能受诸佛加持呢?这是因为他证入智光三昧所具备的善根力量啊!

这时,诸佛各用右手抚摩金刚幢菩萨的头顶。金刚幢菩萨得到诸佛的摩顶之后,就从三昧大定中起身,告诉菩萨大众:“佛子啊!菩萨摩诃萨有不可思议的广大愿力充满整个法界,能够普遍救护一切众生。这种广大愿力就是修学过去、未来、现在三世一切诸佛的回向。佛子啊!菩萨摩诃萨的回向到底有几种呢?佛子啊!菩萨摩诃萨的回向总共有十种,是过去、未来、现在三世诸佛共同演说的。这十种回向就是:一,救护一切的众生而远离众生相的回向;二,不坏灭的回向;三,等同一切诸佛的回向;四,至一切处的冋向;五,无尽功德藏的回向;六,证入一切平等善根的回向;七,随顺一切众生的回向;八,真如相的回向;九,无缚无着解脱的回向;十,入法界无量的回向。佛子啊!以上这十种回向,是三世诸佛过去已宣说、未来当宣说、现在正宣说的大法。

“佛子啊!什么是菩萨摩诃萨救护一切众生而远离众生相的回向呢?

“佛子啊!菩萨摩诃萨修行布施波罗蜜、清净戒律波罗蜜、修习忍辱波罗蜜、生起精进波罗蜜、证入禅定波罗蜜、安住般若波罗蜜,用大慈、大悲、大喜、大舍的心境,勤修无量善根时,心里这样想:‘希望这个善根能普遍饶益一切众生,使他们都能完全清净,达到究竟的境界,永远离开地狱、饿鬼、畜生、阎罗王等恶道境界与无量的苦恼。’

“菩萨摩诃萨种下善根时,以所得的善根如此回向众生:‘我应当作众生的舍宅,保护他们,免除他们的苦恼;作众生的守护者,为他们解脱各种烦恼;作众生的依归,使他们完全远离各种恐怖畏惧;作众生趣止的方向,使他们能够到达无碍智慧的境界;作众生安住之处,使他们得到究竟的安稳处所;作众生的光明,使他们得到智慧光明,消灭愚痴黑暗;作一切众生的火炬,破除他们的无明黑暗;作众生的灯光,使他们安住究竟清净的处所;作众生的导师,引导他们进入真实法中;作众生的导师,给予他们无碍的智慧。’佛子啊!菩萨摩诃萨用各种善根如此回向众生,平等饶益一切众生,使他们都能证得佛智。

“佛子啊!菩萨摩诃萨对于非亲非友的守护与回向,与对自己亲友的守护与回向,是平等无差别的。为什么呢?因为菩萨摩诃萨已经证人了一切法平等体性,所以他对众生不会生起一念不是亲友的想法。假如有众生在菩萨的道场,心生一念怨恨伤害,菩萨仍然以慈悲心看待,不会嗔恚与忿怒。他能普遍作为众生的善知识,为他们演说正法,使他们修习佛法。

“就譬如大海一样,再多的毒素也不会败坏大海的水质。菩萨也是这样,他的心量无边,一切的恶念都无法撼动他如此不动的心境。所以一切愚痴迷蒙、无有智慧、不知报恩、嗔恨顽狠、骄慢自大、心智如盲、不识、善法等各种恶性众生,他们的种种逼迫恼害,丝毫不会动摇菩萨的慈悲大心。

“更譬如大日天子出现世间的时候,不会因为生来就盲眼的人没有见到他,就隐没不出现;也不会因为有乾闼婆城、阿修罗手、阎浮提树、高山崇岩、幽深邃谷、尘埃大雾、迷烟云彩等事物障碍大地,而隐没不现;也不会因为时节气候的改变,而隐没不现。

“菩萨摩诃萨也是如此,他的福德广大,心量悠远深广,常常用正念观察世间,不曾退却屈服。他为了究竟圆满功德智慧,所以对于上胜的佛法,心里始终志求不断。因为佛法的光明普照,使他得见一切佛法要义,通达自在各种法门。

“菩萨时常为了利益众生而勤修善法,不曾生起任何舍弃众生的念头。他不会因为众生的秉性弊恶、邪见、嗔恚、愚痴、难以调伏,就舍弃众生,而不为他们修学回向。他只是以菩萨广大愿力的甲胄庄严自己,救护所有的众生永不退转。他不会因为众生不知报恩,就退失菩萨行,舍弃菩提道。他也不会因为与凡夫愚痴的人同处,就舍离了一切如实的善根。他不会因为众生常常生起过错与恶心,就难以忍受,而心生起疲厌。为什么呢?这就譬如大日天子,不会只为了一个因缘出现世间。菩萨摩诃萨也是如此,他不只是为了某个众生,而勤修各种善根以回向无上正等正觉;他是为了普遍救护所有众生,而勤修各种善根以回向无上正等正觉。菩萨也不只是为了清净某个佛刹,也不只是为了信奉某位佛陀,也不只是为了见到某位佛陀,也不只是为了某种法,而生起广大的智慧愿力,回向于无上正等正觉;而是为了普遍清净一切佛刹,为了普遍信奉一切诸佛,为了普遍承事供养一切诸佛,为了普遍解悟一切佛法,而发起广大愿力,修学各种善根,回向无上正等正觉。

“佛子啊!菩萨摩诃萨依恃各种佛法,生起广大心以及不退转心,在无量时劫,修习聚集稀有难得的心灵宝藏,与一切诸佛平等。菩萨如此的观察各种善根时,他的信心清净、悲心坚固。他用甚深的心、欢喜的心、清净的心、最胜的心、柔软的心、慈悲的心、怜悯的心、摄受爱护的心、利益的心、安乐的心,普为回向所有的众生,不是空口说说而已。

“佛子啊!菩萨摩诃萨用所有的善根回向时,心中如此念着:‘但愿我的善根,能够清净各趣各类的众生,并证得圆满的功德,永远不会沮败毁坏,也没有穷尽的时候;能够受大众的尊重,忆持正念不忘;获得决定的智慧,具备无量的智力;所有的身、口、意三业,都圆满庄严。’

“他又心生此念:‘我愿用这个善根,使众生能承事、供养一切诸佛,没有空过不供养的;能在诸佛净土,生起清净的信心从不毁坏;能听闻正法,断除各种疑惑,忆念总持而不忘失,心口如一地实践修行;能对如来心生恭敬,以清净的身业,安住在无量广大的善根中;永远离开贫穷,圆满具足信、戒、惭、愧、多闻、舍离、慧等七财;能在诸佛所在,时常随从修学,成就无量殊胜微妙的善根;能平等悟解佛法,安住一切智中,用无碍的智慧法眼平等视察众生;能以各种妙相庄严自身,没有任何的缺失;语音清净微妙,功德具足圆满,诸根调伏柔软,具足佛陀十力,善心得以满足,没有任何的依住与染着。希望一切的众生,普遍获得佛陀的安乐,得到无量的清净安住,住于佛所安住的境界。’

“佛子啊!菩萨摩诃萨看到众生,因为造作各种恶业,而遭受各种苦痛,不能见到佛陀,不能听闻法要,不能认识僧众。菩萨的心中便作此念:‘我应当在这些恶道当中,代替所有众生接受这些痛苦,使他们解脱。’当菩萨代受种种苦毒的时候,他更加精进勤修,不舍弃、不躲避、不惊恐、不怖畏、不退却、不怯懦,毫不疲倦厌弃。为什么呢?因为这正是菩萨一心祈求的,决心负起众生的痛苦,使众生解脱。

“菩萨这时心想:‘一切的众生在生、老、病、死的各种苦难中,随着业力的流转,心生邪见与无明,丧失各种善法。我应当救度他们,使他们出离这些苦难。’

“而且众生又受着爱欲之网的纠缠,被愚痴所覆盖,染着各种存有的现象,穷随追逐不肯舍弃,苦痛不已,造作诸魔业行,福德与智慧几乎丧亡,心中猜疑不断,不能找着安稳的处所,也不知道出离的道路,在生死当中轮转不息,被各种痛苦淹没沉溺。菩萨为了使众生解脱,便生起了大悲心、大饶益心,愿用一切的善根回向,用广大的菩提心回向,如三世菩萨所修的回向一样,也如《大回向经》中所说的回向一样,希望众生能够普遍得证清净,究竟圆满一切种智。

“菩萨接着又生起此念:‘我所有的修行,都是为了使众生能证得佛智,成为无上的智慧法王,不是为了自身而祈求解脱;都是为了救济一切众生,使他们都能证得一切智心,度过生死之流,解脱各种苦痛。’

“菩萨又作此念:‘我应当为一切的众生来接受各种痛苦,使他们出离无量的生死与各种病苦的深坑。我应当穷尽未来时劫,普遍为众生在一切世界的所有恶趣恶道中,接受一切痛苦,常为众生勤修善根。为什么呢?因为我宁愿单独承受这些痛苦,也不愿众生堕入地狱恶趣。我应当在这地狱、畜生、阎罗王等恶趣险难的处所,质押自己的身体,救赎一切身处恶道的众生,使他们解脱。’

“菩萨又作此念:‘我愿意保护一切众生,永远都不舍弃他们,我说的句句实在,没有任何的虚妄。为什么呢?因为我是为了救度一切众生而发起菩提心,不是为了自身才祈求无上道。我也不是为了要求得五欲的享乐境界,以及为了欲界、色界、无色界三有中存在的种种享乐而修习菩提行。为什么呢?因为世间的快乐无非是痛苦而已,不是绝对真实的快乐。所谓的快乐,不过是众魔的境界,但是愚人却贪着无厌,这是诸佛所呵斥的,一切的苦难正是因此而起。所有的地狱、饿鬼、畜生、阎罗王等恶趣之处,以及忿怒嗔恚、斗争缠讼、互相的诋毁与侮辱,这种种的过恶,都是因为贪着五欲的快乐所引起的。耽溺在五欲当中,只会远离诸佛,障碍生天,更障碍证得无上正等正觉。’

“菩萨如此观察世人,为了贪着少许的欲望,结果却引来无量的痛苦。所以菩萨不会为了五欲享乐,而修习菩萨行,求证无上菩提。菩萨只会为了安乐一切众生,才发心修习,圆满广大愿力,断除众生痛苦的绊索,使众生解脱。

“佛子啊!菩萨摩诃萨又作此念:‘我应当用善根如此回向,使一切的众生证得究竟的喜乐、利益的喜乐、不受染着的喜乐、寂静的喜乐、无依的喜乐、无动的喜乐、无量的喜乐、不舍不退的喜乐、不灭的喜乐、一切智的喜乐。’又作此念:‘我应当作众生的调御导师,作带领众生与魔对抗的主兵大臣。我应当擎起智慧的火炬,指示安稳的大道,使他们离开危险与急难,用善巧方便使他们知晓实相的义理。在生死的大海中,作智慧善巧的船师,救度所有的众生,使他们度过生死的大海,到达涅槃安乐的彼岸。’

“佛子啊!菩萨摩诃萨用各种善根如此回向:‘愿我能随顺时宜因缘,救护一切众生,使他们逃出生死大海,承事供养一切诸佛,得证毫无障碍的一切智智,舍离所有的众魔,远离一切的恶知识,亲近一切的菩萨善友,灭除各种的过错与罪业,成就清净的净业,具足菩萨的广大行愿与无量善根。’

“佛子啊!菩萨摩诃萨用各种善根回向之后,心中如此思索:‘这个世界不会因为四天下的众生数量不可胜数,而出现许多太阳;因为只要有一个太阳出现,就能够普照所有的人了。而且,众生不是靠着自身的光明,而知道有昼有夜,有所行动与观察,或造作各种业行,这实在是因为大曰天子的出现明照,才能完成这些事情,但是太阳只要一个就够了。’

“菩萨摩诃萨也是这样,当他修习聚集善根回向的时候,心中如此思索:‘这些众生连自救都成问题,怎能救护他人呢?现在只有我一人能修习聚集善根,发起如此回向。我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广度众生,为了普照众生,为了引导众生,为了开悟众生,为了眷顾众生,为了摄受众生,为了成就众生,为了使众生欢喜,为了使众生快乐,为了使众生断除疑惑。’“佛子啊!菩萨摩诃萨又生起此念:‘我应当如同太阳一般普照一切,而不希求回报。假如众生有过恶的话,我不仅能够完全容受,而且更不会因此舍弃我的大愿。我不会因为某个众生十分凶恶,而舍弃一切的众生。我只是不断的精勤修习回向善根,希望众生都能得到安乐。我的善根虽然微薄,但我还是要普遍摄受众生,用欢喜心广大回向。如果我因为自己只有一点善根,而不饶益众生,就不能名为回向。随顺每一分善根,普遍以众生为所缘的回向对象,才能够名为回向。我在回向时,应当将众生安置在没有执着的法性,彻见众生的自性而不倾动、不转变,不依止与取着于任何回向,不执取善根相,不分别业报体性,不执着五蕴相,不败坏五蕴相,不执取业力,不希求回报,不染着因缘,不分别何种因缘所起,不执着名称,不执着处所,不执着于虚妄之法,不染着众生相、世界相与心意相,不生起心颠倒、想颠倒、见颠倒,不执着于语言之道,观察一切法真实性,观察一切众生平等相,用法界印印证各种善根,观察诸法远离贪欲。并且了解一切法是性空,种植善根也是性空;观察诸法无二、无生、无灭,所有的回向也是无二、无生、无灭。用如此的种种善根回向,修行清净的对治法门,所有的善根都完全随顺出世间的法要,不造作相对的二相?。不在业行上修习一切智,也不离开业行而回向一切智,一切智虽非我们的业行,然而我们却不能离开业行而证得一切智。假如业行如光影般清净的话,所受的果报也会如光影般清净;假如所受的果报像光影般清净的话,一切智智也会宛如光影般清净。远离我与我所执着的一切动乱与思惟分别,在了解到这个之后,就能用各种善根方便来回向。’

“菩萨如此回向的时候,为了救度众生不曾休息,但却不住于法相。他虽然知道诸法是无业力、无受报的,但却能够善巧地出生一切业报,而不违背法性。他以如此的方便善巧来修学回向。菩萨摩诃萨如此回向时,远离一切的过患,诸佛都对此赞叹不已。

“佛子啊!以上是菩萨摩诃萨的第一种回向——救护一切众生而远离众生相的回向。”

这时,金刚幢菩萨观察十方世界中一切的大众集会,以及整个法界。他证人深奥的文句义理,以无量心修习伟大的菩萨胜行,用大悲心普遍覆盖众生,不曾断绝=世诸如来的种性。他证人一切诸佛的功德法藏,出生一切诸佛的法身,能够善巧分别众生的心念,知道他们栽植善根的成熟状况,安住于法身而为他们示现清净的色身。这时,他承着佛陀神力的加持,而宣说如下的偈颂:

不思议劫修行佛道,精进坚固心无挂碍,

为欲饶益诸群生类,常求诸佛功德法要。

调御世间等无等人,修治其意甚深明洁,

发心普救诸生含识,彼能善入回向宝藏。

勇猛精进十力具足,智慧聪达意念清净,

普救一切诸群生类,其心堪忍而不倾动。

心善安住无与等比,意常清净生大欢悦,

如是为物精勤修行,譬如大地普能容受。

不为自身祈求快乐,但欲救护一切众生,

如是发起广大悲心,疾得入于无碍境地。

十方一切诸世界中,所有众生悉皆摄受,

为救彼故善住安心,如是修学一切回向。

修行布施生大欣悦,护持净戒无所犯失,

勇猛精进心不动摇,回向如来一切智慧。

其心广大无有边际,忍力安住而不倾动,

禅定甚深恒能照了,智慧微妙难可思议。

十方一切世界之中,具足修治清净妙行,

如是功德悉皆回向,为欲安乐有情含识。

大士精勤修诸善业,无量无边不可计数,

如是悉以饶益众生,令住难思无上智慧。

普为一切众生之故,不思议劫身处地狱,

如是曾无厌退之心,勇猛决定恒常回向。

不求色声香与味尘,亦不希求各种妙触

但为救度一切群生,常求无上最胜智慧。

智慧清净宛如虚空,修习无边大行胜行,

如佛所行一切行法,彼人如是恒常修学。

大士游行所有世界,悉能安稳无量群生,

普使一切悉皆欢喜,修菩萨行无有厌足。

除灭一切诸种心毒,思惟修习最上智慧,

不为自己祈求安乐,但愿众生能得离苦。

此人回向已得究竟,心常清净离于众毒,

三世如来之所付嘱,住于无上广大法城

未曾染着于诸外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其心永出离于三有,所有功德尽皆回向。

佛所知见一切众生,尽皆摄取无令有余,

誓愿皆令证得解脱,为彼修行广大欢喜。

其心念念恒能安住,智慧广大无与等比,

离痴正念恒常寂然,一切诸业皆悉清净。

彼诸菩萨处于世间,不着内外一切诸法,

如风无碍行于空中,大士用心亦复皆然。

所有身业悉皆清净,一切语言无有过失,

心常归向于佛如来,能令诸佛悉生欢喜。

十方无量诸佛国土,所有佛处悉皆往诣,

于中睹见大悲世尊,靡不恭敬而瞻奉养。

心常清净离诸过失,普入世间无所畏惧,

已住如来无上大道,复为三有大法湖池。

精勤观察一切诸法,随顺思惟有及非有,

如是趣于真实谛理,得入甚深无诤之处。

以此修成坚固大道,一切众生莫能沮坏,

善能了达诸法体性,普于三世无所染着。

如是回向到于彼岸,普使群生离于众垢,

永离一切诸所依止,得入究竟无依止处。

一切众生语言之道,随其种类各有差别,

菩萨悉能分别演说,而心无着亦无所碍。

菩萨如是修习回向,功德方便不可言说,

能令十方世界之中,一切诸佛悉皆称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