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第十三:光明觉品第九【白话】

华严经全文网

卷第十三:光明觉品第九【白话】

这时,世尊从其两足轮下,放射出百亿种光明,照耀着这个三千大千世界中的百亿座阎浮提洲、百亿座弗婆提洲、百亿座瞿耶尼洲百亿座郁单越洲g、百亿座大海、百亿座轮围山;也照耀着百亿位投胎受生的菩萨、百亿位出家的菩萨、百亿位成正觉的如来、百亿位转法轮的如来、百亿位入涅槃的如来;也照耀着百亿的须弥山王、百亿的四天王众天、百亿的三十三天、百亿的夜摩天、百亿的兜率天、百亿的化乐天、百亿的他化自在天、百亿的梵众天、百亿的光音天、百亿的遍净天、百亿的广果天、百亿的色究竟天;凡此一切境界,都清晰地在光明中显现。

世尊正安坐在莲华藏师子宝座上,四周围绕着十佛刹微尘数的菩萨们。同样的,在百亿座阎浮提洲中,也有百亿位如来安坐着。

这时,因为佛陀威神力的加持,十方世界中各有一位大菩萨,他们各与十佛刹微尘数的菩萨们一道,前来拜诣佛陀。

这些大菩萨的名号有文殊师利菩萨、觉首菩萨、财首菩萨、宝首菩萨、功德首菩萨、目首菩萨、精进首菩萨、法首菩萨、智首菩萨、贤首菩萨。

他们所来自的世界有金色世界、妙色世界、莲华色世界、簷卜华色世界、优钵罗华色世界、金色世界、宝色世界、金刚色世界、玻璃色世界、平等色世界。

他们都各自在佛陀的教化之下,清净修习梵行。这些佛陀是不动智佛、无碍智佛、解脱智佛、威仪智佛、明相智佛、究竟智佛、最胜智佛、自在智佛、梵智佛、观察智佛。

这时,示现于一切处的文殊师利菩萨,各自于不同的佛陀所在,同时发出微妙的音声,宣说如下的偈颂:

若有见正觉者,解脱离于诸漏,

不着一切世间,彼非亲证道眼。

若有了知如来,体相空无所有,

修习得悉明了,此人疾速作佛。

若能见此世界,其心绝不摇动,

于佛身亦复然,当成胜智之人。

若能于佛及法,其心悉了平等,

二念不现于前,当实践难思位。

若见佛及我身,平等而能安住,

无住亦无所入,当能成难遇者。

色受无有差别,想行识亦复然,

若能如是了知,当先成大牟尼。

世及出世之见,一切悉皆超越,

而能善知法要,当成就大光耀。

若于一切智慧,发生回向之心,

见心无所出生,当获广大名称。

众生本无有生,亦复无有沮坏,

若得如是智慧,当成无上大道。

一中能解无量,无量中解如一,

了彼相互生起,当成就无所畏。

这时,光明经过了这个世界,遍照着东方十佛的国土;而在南方、西方、北方,以及四维上下的世界,也都是如此。这些世界都各有百亿个阎浮提,乃至于百亿个色究竟天;其中所有的境界,也都清晰地在光明中显现。

佛陀世尊正端坐在此处的莲华藏师子宝座上,四周并有十佛刹微尘数的菩萨围绕着。同样的,在其他每一个世界中,也各有百亿个阎浮提,也各有百亿位如来如此端坐。

在佛陀神力的加持之下,十方世界各有一位大菩萨,他们各与十佛刹微尘数的菩萨们一道,前来参拜佛陀。这些大菩萨的名号有文殊师利等菩萨,各来自于金色世界等佛国,原先所事奉的佛陀为不动智如来等诸佛。

这时,遍于一切处的文殊师利菩萨,各于诸佛的所在,同时发出微妙的音声,宣说如下的偈颂:

众生不具智慧,爱刺深毒所伤,

为彼趣求菩提,诸佛之法如是。

普见于诸法中,二边皆能舍离,

道成永不退转,转此无等法轮。

不可思议劫中,精进勤修诸行,

为度一切众生,此是大仙威力。

导师降伏众魔,勇健无能胜者,

光中畅演妙义,慈悲故能如是。

以彼智慧之心,破诸烦恼障碍,

一念普见一切,此是诸佛神力。

击于正法之鼓,觉悟十方刹土,

咸令趣向菩提,自在威力能尔。

不坏无边境界,而游诸亿刹土,

于有无所染着,彼得自在如佛。

诸佛宛如虚空,究竟常具清净,

忆念而生欢喜,彼诸大愿具足。

——地狱之中,经于无量时劫,

为度众生之故,而能堪忍是苦。

永不惜于身命,常护持诸佛法,

无我心极调柔,能得如来大道。

这时,光明经过了十个世界,遍照着东方的一百个世界;而在南方、西方、北方,以及四维上下的世界,也都是如此。这些世界都各自有百亿个阎浮提,乃至于百亿个色究竟天;其中所有的境界,也都清晰地在光明中显现。

在这些阎浮提世界中,都能见到诸佛如来端坐在莲华藏师子宝座上,四周并有十佛刹微尘数的菩萨围绕着。

在佛陀神力加持之下,十方世界各有一位大菩萨,他们各与十佛刹微尘数的菩萨们一道,前来参拜佛陀。这些大菩萨的名号有文殊师利等菩萨,各来自于金色世界等佛国,原先所事奉的佛陀为不动智如来等诸佛。

这时,遍于一切处的文殊师利菩萨,各于诸佛的所在,同时发出微妙的音声,宣说如下的偈颂:

佛了诸法如幻,通达无有障碍,

心净离众染着,调伏一切群生。

或有见佛初生,妙色宛如金山,

住是最后生身,永作人中之月。

或见经行之时,具足无量功德,

念慧悉皆善巧,作丈夫师子步。

或见绀青之眼,观察遍于十方,

有时示现戏笑,为顺众生之欲。

或见作师子吼,殊胜无比妙身,

示现最后一生,所说无非实相。

或有见彼出家,解脱一切缠缚,

修治诸佛妙行,常乐观察寂灭。

或见端坐道场,觉知一切胜法,

到达功德彼岸,病暗烦恼皆尽。

或见大胜丈夫,具足广大悲心,

转于正妙法轮,广度无量众生。

或见作师子吼,威光最为殊特,

超越一切世间,神通威力无等。

或见心住寂静,如世灯明永灭,

示现种种神通,十力乃能如是。

这时,光明经过了一百个世界,遍照着东方的一千个世界;而在南方、西方、北方,以及四维上下的世界,也都是如此。这些世界都各有百亿个阎浮提,乃至于百亿个色究竟天;其中所有的境界,也都清晰地在光明中显现。

在这些阎浮提世界中,都能见到诸佛如来端坐在莲华藏师子宝座上,四周并有十佛刹微尘数的菩萨围绕着。

在佛陀神力的加持之下,十方世界都各有一位大菩萨,他们各与十佛刹微尘数的菩萨们一道,前来参拜佛陀。这些大菩萨的名号有文殊师利等菩萨,各来自于金色世界等佛国,原先所事奉的佛陀为不动智如来等诸佛。

这时,遍于一切处的文殊师利菩萨,各于诸佛的所在,同时发出微妙的音声,宣说如下的偈颂:

佛于甚深微妙法,普遍通达无与等,

一切众生不能了,次第乃为遍开示。

无我实性未曾有,我所知是亦空寂,

云何示现诸如来,而得有其妙色身?

具足解脱明行者,无数无量无等伦,

世间一切因量论,求过乃为不可得。

佛非世间蕴所成,非住界处生死法,

世间数法不能成,是故号为人师子。

其性本然为空寂,内外一切俱解脱,

远离一切诸妄念,无等法尔本如是。

体性常住恒不动,无我我所无来去,

而能觉悟诸世间,无边众生悉调伏。

常乐观察寂灭相,一相如实无有二,

其心不增亦不减,示现无量神通力。

永不造作诸众生,众业果报因缘行,

而能了达于无碍,善逝法尔能如是。

种种一切诸众生,流转遍于十方界,

如来于此不分别,度脱众生无边类。

诸佛身相真金色,非有遍达于诸有,

能随众生心所乐,为说寂灭胜法要。

这时,光明经过了一千个世界,遍照着东方的十千个世界;而在南方、西方、北方,以及四维上下的世界,也都是如此。这些世界都各有百亿个阎浮提,乃至于百亿个色究竟天;其中所有的境界,也都清晰地在光明中显现。

在这些阎浮提世界中,都能见到诸佛如来端坐在莲华藏师子宝座上,四周并有十佛刹微尘数的菩萨围绕着。

在佛陀神力的加持之下,十方世界都各有一位大菩萨,他们各与十佛刹微尘数的菩萨们一道,前来参拜佛陀。这些大菩萨的名号有文殊师利等菩萨,各来自于金色世界等佛国,原先所事奉的佛陀为不动智如来等诸佛。

这时,遍于一切处的文殊师利菩萨,各于诸佛的所在,同时发出微妙的音声,宣说如下的偈颂:

发起广大悲心,救护一切众生,

永出人天之众,如是净业应作。

意常信乐诸佛,其心永不退转,

亲近诸佛如来,如是净业应作。

志乐佛陀功德,其心永不退转,

住于清凉慧地,如是净业应作。

一切威仪之中,常念诸佛功德,

昼夜无暂断时,如是净业应作。

观察无边三世,学彼佛胜功德,

常无疲厌于心,如是净业应作。

观察身如实相,一切悉皆寂灭,

离我无我执着,如是净业应作。

等观众生心念,不起诸般分别,

入于真实境界,如是净业应作。

悉举无边世界,普饮一切大海,

此大神通智力,如是净业应作。

思惟诸国刹土,色与非色之相,

一切悉能了知,如是净业应作。

十方国土微尘,一尘为一佛陀,

悉能了知其数,如是净业应作。

这时,光明经过了十千个世界,遍照着东方的百千个世界;而在南方、西方、北方,以及四维上下的世界,也都是如此。这些世界都各有百亿个阎浮提,乃至于百亿个色究竟天;其中所有的境界,也都清晰地在光明中显现。

在这些阎浮提世界中,都能见到诸佛如来端坐在莲华藏师子宝座上,四周并有十佛刹微尘数的菩萨围绕着。

在佛陀神力的加持之下,十方世界都各有一位大菩萨,各与十佛刹微尘数的菩萨们一道,前来参拜佛陀。这些大菩萨的名号有文殊师利等菩萨,各来自于金色世界等佛国,原先所事奉的佛陀为不动智如来等诸佛。

这时,遍于一切处的文殊师利菩萨,各于诸佛的所在,同时发出微妙的音声,宣说如下的偈颂:

若以威德色相种族,而见人中调御大师,

是为病眼颠倒之见,彼不能知最胜法要。

如来色形诸相等等,一切世间莫能测度,

亿那由劫共同思量,色相威德转更无边。

如来非以色相为体,但为无相寂灭法体,

身相威仪皆悉具足,世间随乐皆可得见。

佛法微妙难可测量,一切言说皆莫能及,

非是和合非不和合,体性寂灭无有诸相。

佛身无生超越戏论,非是蕴聚差别之法,

得自在力决定胜见,所行无畏离诸吕道。

身心悉皆平等,内外皆得解脱,

永劫住于正念,无着亦无所系。

心意净光明者,所行无有染着,

智眼靡不周遍,广大利益众生。

一身化为无量,无量复化为一,

了知一切世间,现形遍于一切。

此身无所从来,亦是无所积聚,

众生分别之故,见佛种种身形。

此心分别世间,是心亦无所有,

如来了知此法,如是见于佛身。

这时,光明经过了百千个世界,遍照着东方的百万个世界;而在南方、西方、北方,以及四维上下的世界,也都是如此。这些世界都各有百亿个阎浮提,乃至于百亿个色究竟天;其中所有的境界,也都清晰地在光明中显现。

在这些阎浮提世界中,都能见到诸佛如来端坐在莲华藏师子宝座上,四周并有十佛刹微尘数的菩萨围绕着。

在佛陀神力的加持之下,十方世界都各有一位大菩萨,各与十佛刹微尘数的菩萨们一道,前来参拜佛陀。这些大菩萨的名号有文殊师利等菩萨,各来自于金色世界等佛国,原先所事奉的佛陀为不动智如来等诸佛。

这时,遍于一切处的文殊师利菩萨,各于诸佛的所在,同时发出微妙的音声,宣说如下的偈颂:

诸佛如来最自在,超于世间无所依,

具足一切功德藏,度脱于诸有众生。

无染亦无所执着,无想亦无有依止,

体性空寂不可量,见者心中咸称叹。

光明遍照悉清净,无始尘累悉蠲涤,

不动远离于二边,此是如来深智慧。

若有亲见于如来,身心远离于分别,

则于一切佛法要,永出一切诸疑滞。

如是一切世间中,处处常转正法轮,

无性空寂无所转,导师所示方便说。

于法决定无疑惑,永绝一切诸戏论,

不生种种分别心,如是念佛大菩提。

了知差别诸法相,如是不着于言说,

彻见无有一与多,是名随顺诸佛教。

多中无有一体性,一中亦无有多性,

如是二边皆俱舍,普入诸佛功德海。

众生以及国刹土,一切悉皆入寂灭,

无依亦无有分别,能入诸佛大菩提。

众生以及国刹土,一异两边不可得,

如是善于观察者,是名了知佛法义。

这时,光明经过了百万个世界,遍照着东方的一亿个世界;而在南方、西方、北方,以及四维上下的世界,也都是如此。这些世界都各有百亿个阎浮提,乃至于百亿个色究竟天;其中所有的境界,也都清晰地在光明中显现。

在这些阎浮提世界中,都能见到诸佛如来端坐在莲华藏师子宝座上,四周并有十佛刹微尘数的菩萨围绕着。

在佛陀神力的加持之下,十方世界都各有一位大菩萨,各与十佛刹微尘数的菩萨们一道,前来参拜佛陀。这些大菩萨的名号有文殊师利等菩萨,各来自于金色世界等佛国,原先所事奉的佛陀为不动智如来等诸佛。

这时,遍于一切处的文殊师利菩萨,各于诸佛的所在,同时发出微妙的音声,宣说如下的偈颂:

智慧无等法亦无边,超诸有海到达彼岸,

寿量光明悉无等比,此功德者方便大力。

所有佛法皆悉明了,常观三世无有厌倦,

虽缘境界不起分别,此难思者方便大力。

乐观众生具无生想,普见诸趣生无趣想,

恒住禅寂不系于心,此无碍慧方便大力。

善巧通达一切诸法,正念勤修涅槃大道,

乐于解脱离不平等,此寂灭人方便大力。

有能劝向诸佛菩提,趣如法界具一切智,

善化众生入于真诗,此住佛心方便大力。

佛所说法悉皆随入,广大智慧无所障碍,

一切处行悉已臻达,此自在修方便大力。

恒住涅槃宛如虚空,随心化现靡不周遍,

此依无相而化为相,到难到者方便大力。

昼夜日月以及年劫,世界始终成住坏相,

如是忆念悉皆了知,此时数智方便大力。

一切众生有生有灭,色与非色想与非想,

所有名字悉皆了知,此住难思方便大力。

过去现在未来三世,所有言说悉皆能了,

而知三世本悉平等,此无比解方便大力。

这时,光明经过了一亿个世界,遍照着东方的十亿个世界;而在南方、西方、北方,以及四维上下的世界,也都是如此。这些世界都各有百亿个阎浮提,乃至于百亿个色究竟天;其中所有的境界,也都清晰地在光明中显现。

在这些阎浮提世界中,都能见到诸佛如来端坐在莲华藏师子宝座上,四周并有十佛刹微尘数的菩萨围绕着。

在佛陀神力的加持之下,十方世界都各有一位大菩萨,各与十佛刹微尘数的菩萨们一道,前来参拜佛陀。这些大菩萨的名号有文殊师利等菩萨,各来自于金色世界等佛国,原先所事奉的佛陀为不动智如来等诸佛。

这时,遍于一切处的文殊师利菩萨,各于诸佛的所在,同时发出微妙的音声,宣说如下的偈颂:

广大苦行皆已修习,日夜精勤无有厌怠,

已度难度作师子吼,普化众生是其胜行。

众生流转爱欲大海,无明网覆大忧逼迫,

至仁勇猛悉能断除,誓亦当然是其胜行。

世间放逸耽着五欲,不实分别身受众苦,

奉行佛教常摄正心,誓度于斯是其胜行。

众生着我入于生死,求其边际了不可得,

普事如来获胜妙法,为彼宣说是其胜行。

众生无怙众病所缠,常沦恶趣心起三毒,

大火猛焰恒烧热恼,净心度彼是其胜行。

众生迷惑失于正道,常行邪径入于暗宅,

为彼大然正法明灯,永作照明是其胜行。

众生漂溺诸有大海,忧难无涯不可安处,

为彼兴造大法船舶,皆令得度是其胜行。

众生无知不见根本,迷惑病狂险难途中,

佛哀悯彼为建法桥,正念令升是其胜行。

见诸众生身在险道,老病死苦常为逼迫,

修诸方便无有限量,誓当悉度是其胜行。

闻法信解无有疑惑,了性空寂心不惊怖,

随形六道遍十方界,普教群迷是其胜行。

这时,光明经过了十亿个世界,遍照着东方的百亿个世界,乃至于千亿个世界、百千亿个世界、那由他亿个世界、百那由他亿个世界、千那由他亿个世界、百千那由他亿个世界,如此无数的、无量的、无边的、无等的、不可数的、不可称的、不可思议、不可量测、不可说的、尽法界的、尽虚空界的所有世界。而在南方、西方、北方,以及四维上下的所有世界,也都是如此照耀着。

这些世界都各有百亿个阎浮提,乃至于百亿个色究竟天;其中所有的境界,也都清晰地在光明中显现。

在这些阎浮提世界中,都能见到诸佛如来端坐在莲华藏师子宝座上,四周并有十佛刹微尘数的菩萨围绕着。

在佛陀神力的加持之下,十方世界都各有一位大菩萨,各与十佛刹微尘数的菩萨们一道,前来参拜佛陀。这些大菩萨的名号有文殊师利等菩萨,各来自于金色世界等佛国,原先所事奉的佛陀为不动智如来等诸佛。

这时,遍于一切处的文殊师利菩萨,各于诸佛的所在,同时发出微妙的音声,宣说如下的偈颂:

一念普观无量时劫,无去无来亦无所住,

如是了知三世诸事,超诸方便圆成十力。

十方无比善名称者,永离诸难心常欢喜,

普诣一切国刹土中,广为宣扬如是妙法。

为利众生供养于佛,如其意获相似果报,

于一切法悉顺了知,遍十方中现大神力。

从初供佛心意柔忍,入深禅定谛观法性,

普劝众生发起道心,以此速成无上果位。

十方求法此情无异,为修功德皆令满足,

有无二相悉皆灭除,此人于佛为真实见。

普往十方诸佛国土,广说妙法大兴义利,

住于实际坚不动摇,此人功德等同于佛。

如来所转正妙法轮,一切皆是大菩提分,

若能闻已了悟法性,如是之人常见于佛。

不见十力空如幻视,虽见非见宛如盲睹,

分别取相不见于佛,毕竟离着乃能亲见。

众生随业种种差别,十方内外难能尽见,

佛身无碍遍十方界,不可尽见亦复如是。

譬如空中无量刹土,无来无去遍满十方,

生成灭坏无所依处,佛遍虚空亦复如是。

这时,文殊师利菩萨向觉首菩萨问道:“佛子啊!心性如果是一,为何会见到种种的差别?这些差别有所谓的往生善趣、往生恶趣;诸根器官圆满、或残缺;投胎受生有同、有异;有些人端正庄严,有些人则丑陋怪异;每一个生命所受的苦、乐不同;业的造作力量不能了知心,而心也不能了知业的造作;我们感官的受用不了知因果报应,而果报也不了知感官的受用感觉;我们的心也不能完全了知感官受用,而感官受用也不完全与心相知;正因不了知外缘,外缘不了知正因;心智不了知外境,外境不了知心智。”

这时,觉首菩萨就以偈颂回答文殊菩萨:

仁者今问是义,乃为晓悟群蒙,

我如其性回答,惟仁应当谛听。

诸法本无作用,亦实无有体性,

是故彼一切法,各各确不相知。

譬如河中之水,湍流竞奔而逝,

各各本不相知,诸法亦复如是。

亦如大火聚燃,猛焰同时发起,

各各本不相知,诸法亦复如是。

又如长风发起,遇物咸皆鼓扇,

各各本不相知,诸法亦复如是。

又如一切地界,辗转相因依住,

各各本不相知,诸法亦复如是。

眼耳鼻舌与身,心意诸种情根,

以此常为流转,而实无能转者。

法性本来无生,示现而成有生,

是中无有能现,亦无所现之物。

眼耳鼻舌与身,心意诸种情根,

一切空无自性,妄心心分别有。

如理而实观察,一切皆无自性,

法眼不可思议,此见实非颠倒。

若实与若不实,若妄与若非妄,

世间与出世间,但仅有假言说。

这时,文殊师利菩萨问财首菩萨:“佛子啊!一切众生本来都非众生。为何诸佛随其时、随其命、随其身、随其行、随其理解、随其言论、随其心中的欲乐、随其方便因缘、随其思惟、随其观察,而为众生示现妙色身,以教化调伏呢?”

这时,财首菩萨以偈颂回答:

此是乐于寂灭,具多闻者境界,

我为仁者宣说,仁者今应听受。

分别谛观内身,此中云谁是我?

若能如是解者,彼达有我有无。

此身假名安立,住处无有方所,

诗了如是身者,于中无所执着。

于身善于观察,一切皆悉明见,

了知法皆虚妄,心不生起分别。

寿命因谁而起?复因谁而退灭?

犹如旋转火轮,初后不可了知。

智者善能观察,一切有皆无常,

诸法空寂无我,永离于一切相。

众报随业而生,如梦皆不真实,

于念念常灭坏,如前中后亦尔。

世间所见诸法,但以心为王体,

随解而取众相,颠倒皆不如实。

世间所有言论,一切皆是分别,

未曾见有一法,得入于法性中。

能缘所缘之力,种种之法出生,

速灭而不暂停,念念悉皆如是。

这时,文殊师利菩萨问宝首菩萨:“佛子啊!一切众生是由地、水、火、风四大要素和合而生。如果是无我,也无我所?,则为何会有受苦与欢乐的差别?为何会有端正与丑陋的差别?为何会有内好与外好的差别?为何会有小的受用与多的受用的差别?为何又会有受现世果报,或受后世果报等差别?法界之中不是没有美妙与丑恶的差别吗?”

这时,宝首菩萨以偈颂回答:

随其所行众业,如是果报出生,

作者皆无所有,诸佛之所宣说。

譬如清净明镜,随其所对质相,

现象各有不同,业性亦复如是。

亦如田中种子,各各不相了知,

自然而能出生,业性亦复如是。

又如工巧幻师,在彼四衢街道,

示现众种色相,业性亦复如是。

宛如机关木人,能出种种音声,

彼亦无我非我,业性亦复如是。

亦如众鸟类等,从壳而得出生,

音声各不相同,业性亦复如是。

譬如胎藏之中,诸根皆悉成就,

体相无有来处,业性亦复如是。

又如在地狱中,种种诸般苦事,

彼悉无所从来,业性亦复如是。

譬如转轮圣王,成就胜王七宝,

来处了不可得,业性亦复如是。

又如诸世界中,为大火所烧然,

此火无有来处,业性亦复如是。

这时,文殊师利菩萨问德首菩萨:“佛子啊!如来所了悟的唯有一法。但是,他为何又演说无量的诸法,示现无量的刹土,化导无量的众生,演畅无量的法音,示现无量的妙身,了知无量的心意,示现无量的神通,普遍震动无量的世界,示现无量的殊胜庄严,显示无边的种种境界呢?而在法性之中,这些差别现相不是了不可得吗?”

这时,德首菩萨以偈颂冋答:

佛子所问义理,甚深难可了知,

智者乃能知此,常乐诸佛功德。

譬如地性唯一,众生各别安住,

地大无一异念,诸佛法亦如是。

亦如火性唯一,能烧一切众物,

火焰无有分别,诸佛法亦如是。

亦如大海唯一,波涛千万差异,

水无种种殊异,诸佛法亦如是。

亦如风性唯一,能吹一切万物,

风中无一异念,诸佛法亦如是。

亦如大云震雷,普雨一切大地,

雨滴无有差别,诸佛法亦如是。

亦如地界一相,能生种种芽苗,

非地有殊特异,诸佛法亦如是。

如日无云曈遮,普照遍于十方,

光明无有异性,诸佛法亦如是。

亦如空中月光,世间靡不睹见,

非月住于其处,诸佛法亦如是。

譬如大梵天王,应现满三千界,

其身无差别异,诸佛法亦如是。

这时,文殊师利菩萨问目首菩萨:“佛子啊!如来的福田,是平等如一而没有差异的。但我们为何见到众生会因布施之不同,而有不同的果报呢?更有所谓不同的各种色相、各种形状、各种居家、各种根器、各种财富、各种主从、各种眷属、各种官位、各种功德、各种智慧。佛陀对于彼等,应该都是持心平等,思惟无异罢?”

这时,目首菩萨以偈颂回答:

譬如大地齐一,随种各生苗芽,

于彼无有怨亲,诸佛福田亦然。

又如水性一味,因器而有差别,

诸佛福田亦然,众生心念故异。

亦如工巧幻师,能令大众欢喜,

诸佛福田如是,令众心生敬悦。

如有才智之王,能令大众欢喜,

诸佛福田如是,令众悉皆安乐。

譬如清净明镜,随色而现众像,

诸佛福田如是,随心而获众报。

宛如阿揭陀药,能疗一切众毒,

诸佛福田如是,能灭诸烦恼患。

亦如日出之时,普照曜于世间,

诸佛福田如是,灭除诸般黑暗。

亦如清净满月,普照明于大地,

诸佛福田亦然,一切处皆平等。

譬如毗蓝大风,普震动于大地,

诸佛福田如是,摇动三有众生。

譬如大火生起,能烧一切万物,

诸佛福田如是,焚烧一切有为。

这时,文殊师利菩萨问勤首菩萨:“佛子啊!诸佛教法是同一的,众生皆得亲见。但是众生为何不能即刻断除一切的烦恼束缚,而达到出离烦恼的境界?如果依照教法所示,则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以及欲界、色界、无色界,乃至无明、贪爱等,都是没有差别的。这么说来,诸佛的教法对于一切的众生,究竟是有利益?或是无利益?”

这时,勤首菩萨以偈颂回答:

佛子应善谛听,我今如实回答,

或有速得解脱,或有难以出离。

若欲求除消灭,无量诸往过恶,

当于佛法之中,勇猛常生精进。

譬如微少火苗,樵湿速令熄灭,

于佛教法之中,懈怠者亦复然。

如钻燧求火焰,未出而数休息,

火势随即止灭,懈怠者亦复然。

如人手持曰珠,不以物承日影,

火终不可得燃,懈怠者亦复然。

譬如赫日照耀,孩稚闭其双目,

怪言何不睹见,懈怠者亦复然。

如人无手无足,欲以芒草为箭,

遍射破诸大地,懈怠者亦复然。

如以一毛端上,而取大海之水,

欲令海尽干竭,懈怠者亦复然。

又如劫火生起,欲以少水熄灭,

于佛教法之中,懈怠者亦复然。

如有目见虚空,端居不稍摇动,

而言能普腾蹑,懈怠者亦复然。

这时,文殊师利菩萨问法首菩萨:“佛子啊!如同佛陀所说的:‘如果有众生受持正法,必定能断除一切烦恼。’则为何又有人受持正法,而不能断除烦恼呢?却随着贪、嗔、痴,随着轻慢,随着覆盖,随着忿怒,随着怨恨,随着嫉妒,随着悭吝,随着欺诳,随着谄媚,随着如上种种的势力所驱使,没有真实的出离心。如果能受持正法,为何这些众生又于心行之内生起种种烦恼呢?”

这时,法首菩萨以偈颂回答:

佛子应善谛听,所问如实真义,

非但仅以多闻,能入如来深法。

如人为水所漂,惧溺因而渴死,

于法若不修行,多闻亦复如是。

如人设有美膳,自饥饿而不食,

于法若不修行,多闻亦复如是。

如人善于方药,自生疾不能救,

于法若不修行,多闻亦复如是。

如人数他珍宝,自无半钱之分,

于法若不修行,多闻亦复如是。

如有生于王宫,而受食矮与寒,

于法若不修行,多闻亦复如是。

如聋演奏音乐,悦彼而不自闻,

于法若不修行,多闻亦复如是。

如盲者缋众像,示彼不能自见,

于法若不修行,多闻亦复如是。

譬如海中船师,而于海中死亡,

于法若不修行,多闻亦复如是。

如在四衢街道,广说大众好事,

内自无有实德,不行亦复如是。

这时,文殊师利菩萨问智首菩萨:“佛子啊!佛法是以智慧为首。但是,诸佛如来因何缘故而为众生赞叹布施,或是赞叹持戒、赞叹忍辱、赞叹精进、赞叹禅定、赞叹智慧,或是赞叹慈、悲、喜、舍等四无量心呢?然而,却又没有任何人仅以其中一法而能出离众苦,证得无上正等正觉。”

这时,智首菩萨以偈颂回答:

佛子甚难得稀有,乃能了知众生心,

宛如仁者所问义,如实谛听我今说。

一切过去未来世,现在三世诸导师,

真实无有说一法,现前而得于道者。

佛陀了知众生心,性分各各不相同,

随其所应得度者,如是而为演说法。

悭者为赞叹布施,毁禁者赞叹持戒,

多嗔为赞叹忍度,好懈怠者赞精进。

乱意者赞叹禅定,愚痴者赞叹智慧,

不仁赞叹于慈悯,怒害为彼赞大悲。

忧戚为赞叹欢喜,曲心赞叹于直舍,

如是次第勤修习,渐具一切诸佛法。

宛如先安立基堵,而后乃营造宫室,

布施持戒亦复然,菩萨众行之根本。

譬如建设于城郭,为护诸人大众等,

忍度精进亦如是,防护一切诸菩萨。

譬如大力之国王,率土咸皆深戴仰,

禅定智慧亦如是,一切菩萨所依赖。

亦如转轮大圣王,善能施与一切乐,

四无量心亦如是,能与一切菩萨乐。

这时,文殊师利菩萨问贤首菩萨:“佛子啊!诸佛世尊是以唯一之道而得出离的。为何现在却见到一切佛土之中,所有的事又有种种不同呢?所谓世界、众生界、说法调伏、寿量、光明、神通、大众集会、教法仪轨、佛法安住。如上种种,为何各有差别、各有不相同?为何见不到未具足一切佛法,就得证无上正等正觉者呢?”

这时,贤首菩萨以偈颂回答:

文殊法尔如是,法王唯有一法,

一切无碍之人,一道出离生死。

一切诸佛妙身,如是唯一法身,

一心及一智慧,十力无畏亦然。

如本趣向菩提,所有回向之心,

得成如是刹土,众会以及说法。

一切诸佛刹土,庄严悉皆圆满,

随顺众生行异,如是所见不同。

佛刹与佛妙身,众会以及言说,

如是诸佛法要,众生莫能得见。

其心已得清净,诸愿皆悉具足,

如是明达人等,于此乃能亲睹。

随顺众生心乐,及以业力果报,

如是所见差别,此佛威神力故。

佛刹无有分别,无憎亦无有爱,

但随众生心转,如是所见有殊。

以是于诸世界,所有各各差别,

此非一切如来,佛大仙之过咎。

一切诸世界等,所应受教化者,

常见人中大雄,诸佛法亦如是。

这时,诸菩萨向文殊师利菩萨说道:“佛子啊!我们所理解的佛法,已经分别演说过了。现在,希望仁者你,也能以巧妙的辩才,演畅如来所有的境界,为我们解说什么是佛的境界?什么是佛境界的因?什么是佛境界的度化方式?什么是佛境界趣入的方法?什么是佛境界的智慧?什么是佛境界的法?什么是佛境界的演说?什么是佛境界的了知?什么是佛境界的证悟?什么是佛境界的示现?什么是佛境界的广大?”

这时,文殊师利菩萨以偈颂回答:

如来甚深境界海,其量广大等虚空,

一切众生入佛境,而实无有所入者。

如来甚深境界海,所有胜妙因缘等,

亿劫恒常而宣说,亦复不能有穷尽。

随其心生之智慧,诱进咸令得法益,

如是广度诸众生,诸佛如来之境界。

世间所有诸国土,一切皆得随顺入,

智慧法身无有色,非彼所能见睹者。

诸佛智慧大自在,三世皆无所障碍,

如是智慧妙境界,平等宛如虚空境。

一切法界众生界,究竟平等无差别,

一切如实悉了知,此是如来妙境界。

一切世间国土中,所有无量诸音声,

佛智悉皆随了知,亦无有所生分别。

此非意识所能识,亦非众生心境界,

其性本来大清净,开示一切诸群生。

非业亦非烦恼境,空寂无物无住处,

无照亦无有所行,如实平等行世间。

一切众生之心念,普在现前三世中,

如来能于一念间,一切皆悉通明达。

这时,由于佛陀威神力的加持,娑婆世界普遍显现出一切众生中所有法的差别、业的差别、世间的差别、身的差别、根的差别、投胎受生的差别、持戒果报的差别、犯戒果报的差别、国土果报的差别。

同样的,在东方百千亿那由他无数、无量、无边、无等、不可数、不可称、不可思、不可量、不可说,尽法界、尽虚空界的一切世界中,所有众生的法差别,乃至国土果报的差别,都由于佛陀威神力的加持,清晰地显现。同时,南方、西方、北方,四维上下的世界,尽皆如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